“十三五”清洁能源产业怎么发展?看这些行业大佬怎么说

发布时间:2016-12-30来源:i能源 作者:李帅

摘要: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与协鑫集团在京召开了2016中国清洁能源产业协作发展论坛暨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年会,会上讨论了未来“十三五”中国清洁能源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年末,既是一个总结时期,也是一个展望的时期,2016年也不例外。

  12月26日-27日,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与协鑫集团在京召开了2016中国清洁能源产业协作发展论坛暨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年会,会上讨论了未来“十三五”中国清洁能源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会议的内容很多,在此仅取其一隅,看几家行业大佬从政策、市场、资金等方面,讨论“十三五”中国清洁能源行业发展。对话者是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合作局副局长林弘宇、中国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焦建清、中国华电福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霍广钊、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水新部副总经理徐树彪、协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孙兴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智能光伏业务总裁许映童。

  据林宏宇介绍,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是今年三月份在国家民政部注册,由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涉外国际组织,是联合全世界主要电网公司、发电企业、研究机构和主要的能源电力高校发起成立的国际组织,也是国家第一个能源电力的国际组织。

  结合新能源的政策规划,解决新能源快速发展遇到的困难,林宏宇认为要从“源、网、合”三点发展来谈。

  “源”,新能源本身规划、建设包括与电网协调配合,这里既有政策同时也有技术问题;“网”,新能源发展不但要和本身发展、传统能源、可调节的能源优化配合,同时还要更大范围优化配置,形成互联网,在网上输送风能、太阳能,解决季节差、时间差等问题;“合”,要解决合的问题,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储能,各种储能要加快推动,包括政策、金融、补贴、技术等方面的支持。

  谈到新能源,焦建清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焦建清认为,风电和光伏还是一种新兴的产业,国家制定政策时,特别是电价政策的时候,要给予这些企业更加宽松的环境,电价问题是一个敏感性的问题,涉及到了发电企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新兴的行业国家从各方面都应该予以鼓励和支持。

  此外,对于严重的限电问题,焦建清指出,新能源限电问题,原来认为是技术问题,现在我们业界广泛的达成了共识,可能政策性的问题、利益方面争夺的问题要远远大于技术上的问题。在弃风弃光的重灾区三北地区,特高压输电线路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但是受电地区可能已经是能源富余,比如说湖南,于是地方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取舍就成为问题。国家在考虑政策时,应该优先发展新能源电力,从政策方面对火电,从电网里服务的角度进行补贴,这些都是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可以考虑的方案。

  对于海外市场的发展,焦建清认为,本着为对方国家考虑、为对方国家着想这么一种前提去开发,可能更容易介入一些。面对海外的各种不确定因素,企业间应该寻求合作,优势互补。最后一点,从长远和战略性来看,还是应该结合“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

  对于国家在新能源上的规划,霍广钊谈了自己的看法,“十三五”可再生能源风电是2.1个亿,太阳能是1.1个亿,这个目标考虑了国家在世界气侯大会上承诺的15%的可再生能源的占比。而且从现在整个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上来说,这个规模也是比较实际的。布局方面,风电8000多万千瓦,太阳能6000多万千瓦,整个布局三北地区占比比较少,占40%,而大部分是在东北和南方地区,对于有效的消纳限电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

  据介绍,华电福新去年装机总量1500万千瓦,清洁能源达到1140万千瓦,其中风电750万千瓦,太阳能100万千瓦,还有水电200多万千瓦,另外还有分布式50多万千瓦。

  国电投是国内五大发电集团之一,总的装机是1.17亿千瓦,清洁能源包括核电在内大数是4400万,其中风电和光伏加起来是1850万千瓦,太阳能和光伏700万千瓦,境外1850万当中在境外投运有100万千瓦,“十三五”末期争取达到800万千瓦,其中50%-60%都是清洁能源。徐树彪在会上如此介绍。

  徐树彪认为,虽然近年来新能源取得了蓬勃的发展,但是在技术、经济性和体制机制方面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

  太阳能发展的春天能不能来,主要是能不能不依赖国家补贴,能不能平价上网。除了技术进步和造价的降低,关键还是产融结合、国家政策的问题,孙兴平指出。

  对于美国、迪拜等国外国家的价格,孙兴平谈到,我们进行了非常深的研究,其实还是国家的政策使产融结合非常好。比如美国,好的企业给国家纳税了,去投资太阳能电站可以享受三方面的回报:一个是退税,一个是加速折旧带来的回报,第三个是参与股权的分红,这样使我们光伏投资人的股权比例可以降到10%以下。而且融资要求不超过1%,美国贷款利率就在3%以下。所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算下来如果政策到位,那我们的整个全生命周期的成本大幅度下降。

  我们也研究阿布扎比的招标,天时地利,日照达到2000以上,全资是肯定的。此外,土地不要分红,银行利率下降20%-30%,大概是2.5%以下,股权比例允许到10%,这是实实在在的鼓励。所以国内能不能平价上网,是一个技术进步、造价降低还有金融政策、税务政策倾斜的问题。阿布扎比是免税的,不需要交所得税,所以我们国家能源结构要改,做了很多承诺,很多配套政策国家有,但是落实下来很难。

  许映童也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前几年国内市场机会很多,但是“走出去”的动力不足。但是随着不断地发展,企业海外发展的步伐也将加大。

  海外合作特别是对央企、国企的挑战更多,因为受到很多决策机制,包括竞争方面可能和国内不太一样。阿布扎比很多需要在现场去决策,可能在“走出去”会遇到这方面的挑战。

  而且中国企业“走出去”开展电站投资的时候,从我们的经验来看,首先,真正成功、持久的项目,是你的投资确确实实有真正的商业利益,能给当地带来利益。其次,系统的管控风险、商务风险、法律风险管控,要借助当地政策。

专栏

能源报告

会议预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