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 英国600亿英镑新建核能市场和第三方国际核能市场,中英核电企业谁能得到更多?

发布时间:2017-06-16 来源:i能源  作者:徐沛宇 余娜 席菁华

摘要:欣克利角C项目的尘埃落定,给中国核电企业“造船出海”增添了信心。但中英两国的核电企业均不满足于目前的合作状况,他们的目标是:延伸供应链的合作,共同开拓更多的市场。

 

  自1985年中英签署加强民用核能合作谅解备忘录起,两国间的核能合作已有32个年头。如今,处于“蜜恋期”的中英两国在核能领域的合作仍在不断升温。

  欣克利角C项目是英国重启核电站之后新建的第一个项目,也是中国核电企业进入英国的第一个项目。放眼未来,中英两国核电企业的合作则将远远不止于此。双方都更加愿意将欣克利角C项目作为一个开端,将合作延伸到更多的供应链层面;同时,两国的企业也正酝酿着共同去开拓其他国家的核能市场。

  在中英建交45周年之际,英国国际贸易部近日在北京举办“新建供应链合作专题讨论会”、中英企业一对一会谈等一系列活动,为两国核能企业增进了解、对接需求提供了交流平台。我们从中了解到了中英两国在核能供应链领域的差异,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从中看到了两国核能供应链合作的巨大空间。

  合作的良好开局

  英国是传统的核电强国,拥有逾60年的核电运营经验,在核电退役后处理方面积累了成熟的经验。但是,多年未新开工建设核电站的状况让英国的自主核反应堆技术陷入了匮乏的困境。而中国民用核电产业则在过去的25年里发展迅猛,总装机容量已经超过1300GW,核能供应链方面有了较强的供应能力。

  显而易见,中英两国在核能领域形成了强势互补:一方面,中国企业可以为英国开发建造更多的核能项目;另一方面,英国则可以使中国核电企业造船出海的战略踏出历史性的一步。

  2015年10月,中广核、中核与法国EDF签订合同,合资在英国新建核电项目,欣克利角C(HPC)、塞兹韦尔C(SZC)和布拉德韦尔B(BRB)“结伴出海”。最为成熟的欣克利角C项目是中国核电“借船出海”、进入英国核电市场的第一个项目,总投资额高达180亿英镑,被称为“地球上最昂贵的工程”,由法国电力公司(EDF)主导。资金雄厚、急切拓展海外市场的中广核集团以投资商身份,代替了因无力承担巨额投资而退出的英国能源公司森特里克(Centrica),与EDF签订了欣克利角C项目的投资协议。合同规定,中广核集团与中核集团组成的中方联队投资60亿英镑(约合588亿元人民币),持有项目33.5%的股权,刷新了中国核能企业海外项目的投资记录。此后中英核能合作热度开始不断攀升。

  最新消息显示,布拉德韦尔B项目拟采用的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已于今年1月10日被正式受理严苛的通用设计审查(GDA)申请。布拉德韦尔B项目成为了中国核能行业未来最为关注的项目。

  但是,万事开头难,中国核能供应商暂时还不能更多地获得来自英国的订单。在欣克利角C项目中,中国的设备参与供应链的比例仍很小,其设备制造80%的订单被法国消化,中国企业仅有上海凯泉泵业一家挤进欣克利角C项目。于是,中国核能供应商将关注焦点放在了布拉德维尔B项目上,积极与英国核能供应链方面对接,希冀捕捉更多的商机。

  掌握供应链是获得一个国家核能市场的关键。英国国际贸易部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英国核电发展尽管曾停滞多年,但其市场依旧保持着完整的燃料循环体系和供应链体系。Amec Foster Wheeler核能事业部中国区经理智升科博士对《能源》记者表示:“除了新建项目,中国核电企业在上游燃料开发等产业链其他领域也已经迈开了走出去的步伐。中国核电企业在整个产业链方面的合作,往往会通过一个点切入,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在此期间,英国的一些机构和企业就会在产业链的不同环节跟中国企业合作。”

  可以说,欣克利角C项目是中国企业开拓英国核能市场的踏板。对中国核能企业来说,未来更具吸引力和挑战的是,与英国核工业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进行更广泛地合作。许多大型英国本土企业在核电工程支持、设备组件和系统供应、供应链管理等众多领域有着成功运营经验,既熟知英国市场的制度运营体系,又深谙当地市场的商业规则,而他们也在供应链方面寻求互惠方案,包括通过开发中英合作技术,帮助中国企业通过英国的GDA评审,获取国际认可等。

  “你会发现很多英国企业都是国际化的公司,我们可能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分公司、办事处。因此英国企业可以是服务的平台,帮助中国企业去开拓新的市场。”智升科说。

  供应链的异同

  一台新的核电机组大约需要200件复杂的或重型锻件,它们的背后有着复杂而庞大的供应链。而中英两国的核能供应链其实存在着较大差别,如核电管理结构和流程、供应链的条件和标准均有所不同。如何克服差异,更深入地进行合作,构建双赢的合作局面,是中英两国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

  窥一斑而见全豹,以中英两国不同的标准和法规为例,劳氏工业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全球核能主管Simon Emeny在4月25日新建供应链合作专题研讨会上表示,英国的核能监管更多的是一种目标设定式的,并不是规范性、强制性的,而是非常灵活的监管方式。授权方和被授权方只要有许可证,就可以去建设核电厂,许可证就是最主要的基础。

  相比之下,中国核电的法规和标准体系划分的标准更为复杂。从1982年开始,中国就广泛地收集、研究核电发达国家的核安全法律法规,积累了相应的工程经验并且确立了自己的核安全法规体系,一共分为5级体系,首先是法律,第二级是国务院条例,第三级是部门规章,第四级是安全法则,最后一级是技术标准,包括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核工业标准化研究所的张宏伟介绍说,在法律的层面,我国只有一部相关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射性污染防治法。第二级的国务院条例,则包括国务院500号文以及HIF001。第三个级别的规章,包括GIF001,HIF101。第四级是指导性文件,第五级是技术标准和行业标准,行业标准分为两种,一种是NB,一种是EJ。

  此外,在中国的核能发展过程中,为了加强对进口民用核安全设备的监督管理,中国环境保护部制定了进口民用核安全设备监督管理规定(HAF604)。进口民用核安全设备在遵守HAF601的同时,还必须要遵守HAF604的相关规定。

  不过,比较中国和英国的标准,也很多都有相似之处。张宏伟表示,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不能涵盖的部分,中国核能产业还需要参考相应的国外标准,如RCCE,和IEEE等相关标准,质量保证主要应用核安全法规HAF003及HAD003系列,并适当采用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

  差异的存在并不阻碍中英长期合作关系的发展,相反,这正是两国之间合作的坚实基础。在4月25日的新建供应链合作专题研讨会上,Amec Foster Wheeler、劳氏工业技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莫特麦克唐纳咨询有限公司、罗尔斯罗伊斯有限公司、傲创电子核控制系统公司等十余家英国核能企业来华交流。中英两国核企分别介绍了两国的市场机会,对接需求以增进两国企业的了解。

  Simon Emeny建议,希冀进入英国市场的中国供应商首先应要了解英国当地的文化。中广核工程公司采购部经理邱逵达对此表示赞同,他说:“如果想要进入英国市场,首先需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供应商,了解英国的文化,了解运作的环境,还有采购的流程、惯例和技术方面的要求。”

  中广核工程公司高级商务经理陈志林在当天的研讨会上介绍了华龙核级设备审核的基本要求:“对于海外的供应商来说,必须向中广核工程技术公司提交文件以供审核,对于潜在的供应商来说,主要一点是要去进行HAF604的注册,要向国家核安全局注册,这个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这个注册文件,没有核安全局发布的证书,那我们就没得谈。”

  中英核能市场的潜力

  出于经济发展和碳减排的客观需求,英国频频释放核电市场利好的信号,英国政府机构也给予了政策及立法的支持。在英方核能代表团于4月27日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保罗介绍说,目前英国核行业拥有超过40亿英镑的营业额。英国计划新建核能的市场价值约为600亿英镑,未来十年将吸引150亿~180亿英镑的额外投资。此外,英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简化新一代核能建设的审批程序。专利盒子、研发税收抵免和24亿英镑的区域增长基金等一系列政府支持措施现已就位。

  在中国,“一带一路”的全面推进加快了中国核电“走出去”的步伐。30年来辛苦耕耘的中国核电企业在政策利好的大环境下更加积极地开拓海外市场,英国则是投资与技术合作的理想选择。

  保罗在4月27日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指出,未来中英两国在核能领域的合作将集中于三个重点领域:第一是在新建项目、核废物处理以及核反应堆退役等领域;第二,在英国新建核能项目中,许多英国企业已经同中国企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在核能项目供应链方面进一步加深洽谈与合作;第三,双方未来还将在第三方市场展开更多合作,更多地推动民用核能项目的发展。

  智升科对《能源》杂志记者表示:“中英之间合作的领域将非常大,再借着中英之间黄金十年的开始,现在中英核能企业的合作恰逢其时。两个产业链的对接在这样的黄金时刻下,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前景。”

  但毋庸讳言的是,中英核能合作蓝海的背后,也面临多重挑战。

  首先,欣克利角C等三个工程均由中方联合体(中广核和中核)同法国电力公司EDF合资,采用股份制方式。第一个项目欣克利C,中方只是以提供资金的方式参与,具有“乘船出海”的特点,仅是为后面的布拉德维尔B的“造船出海",创造条件。

  欣克利角C核电站采用的是法国核电EPR技术,中国强大的设备制造能力并不等同于能够转化为英国的订单。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核能分会副会长田力在接受《能源》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英国目前开工的新建核电站项目中,中国供应商企业取得定单不会太多,大多已被法、英企业占了。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计划部原副总工温鸿钧则告诉《能源》记者:“现在都在提欣克利角核电项目是中国和英国的合作,这个说法并不确切,该项目原是法国EDF全面负责建设、经营,卖电给英国,是英法合作项目。由于法国EDF遇到资金困难,搞不下去了,这时由中国出资,帮助法国解决筹资困难,所以该项目实际是法国主导,中法合资,在英国建设的三个合作项目”,“项目受法国控制,中国帮助法国解决资金。中国企业出的钱很多,但资金能否回收,效益能否获得,还存在较大风险。”温鸿钧补充道。

  华龙一号进入布拉德维尔B项目的前提是通过评审,但评审的结局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温鸿钧忧虑地说,对于“华龙一号”的GDA审查,需要5年多,英国公众对中国技术的不信任很严重。布拉德威尔B核电项目,采用“华龙一号”核电技术,何时真正落地,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

  而最令温鸿钧担心的是“华龙一号”的知识产权问题,“在GDA审查中,采用与法国人合作的方式,会不会影响到知识产权?GDA审查应由我们自己独立完成,自主设计,应该有自信。”

  另一方面,欣克利角C项目固定价总投资180亿英鎊,加上建设期间利息,高达250亿英镑以上,数额巨大,而英、法商定的执行电价(92.5英镑/MWh、35年、随通胀率浮动),尚有争议,特别是随通胀率浮动问题,英国公众反映强烈。执行电价能否保证投资和利润的回收,存在重大风险。媒体有专家评论说,对法国可能是旱涝保收;对英国,电价补贴将成沉重负担;对中国,巨额投資可能打水漂,当冤大头。对此中国核企应高度重视。

  最后,中国核企还需要花时间去理解中英两国市场商业运作方式的差异。朱利安在4月27日的群访中表示:“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一大挑战是国际项目经验不足,这将是打入新市场的壁垒”。

  中英联手开拓国际市场

  英国核能产业的对外依赖度正在不断增加,但英国企业并不会坐以待毙,它们希望借助中国企业的力量重新开拓国际核能市场。在这一点上,中国企业也有类似的想法:以英国市场为切入口和发展平台,实现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在西方发达国家的落地,进而向第三方市场扩展。

3月1日,中英供应链合作研讨会在伦敦召开

  保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英企业的合作对中国企业更高效进入英国市场意义重大,中国企业可以通过投资英国核供应链公司,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实施企业并购重组等。这还将实现其在本土及第三方国家市场的合作发展,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

  英国核能方面的发言人已多次在不同场合释放善意称,英国希望与中国联手,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国家。利用中国强大的投资能力,与英国企业的优势形成合势,在世界其他需要发展核电的国家开发核电市场。

  在4月27~29日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举办的第十二届核电展上,英国国际贸易部组织并带领了由10余家英国核能企业组成的代表团访问中国并参展。中英双方联手进入第三方市场则是此次英国代表团参展的重要目的之一。

  莫特麦克唐纳咨询有限公司电力董事汪爱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英两国企业在第三方市场进行核电项目合作的前景十分广阔。英国的许多核电企业都是国际性的,在英联邦范围内,有许多国家、地区采用的技术规范、合同范本、环保监管条例等都是沿袭英国的习惯,因此中英双方合作在第三方拓展市场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温鸿钧对《能源》记者表示:“如果我们的‘华龙一号’技术能够在布拉德韦尔B项目顺利实施并建成,我们的公司和英国公司一起到第三方国家去开发市场,也许有可能”。但温鸿钧对中英在国际市场的合作也表达了谨慎态度,他说:“因成本太高,难于承受,市场狹小。另外、随着煤电和老核电(气冷堆)的淘汰,英国能源电力供应紧张,需要核电,但英国把重建英国核工业的重点放在建设小型堆(SMR)上。英国要实现能源供需的基本平衡,并有序出口,英国核工业界要重建英国自己的核工业,技术方向大多看好发展建设小型模块堆SMR。”中英合作向第三方核电市场开发,在技术方向上,尚需磨合协调。

  不过,中国核电企业对此仍然十分乐观。中核集团此前已与英国国家核实验室(NNL)共同建立了中英核联合研发与创新中心,这是中国和西方发达国家共同建设的第一个核领域联合研发中心。中核集团副总经理俞培根近日在一次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和英国在核能方面的合作是面向科研、技术、核工业全产业链领域全方位的合作。在英国市场,我们重点研究的是小型堆和核燃料后处理等项目。”

  (作者:本刊记者 徐沛宇 余娜 实习记者 席菁华)

杂志订阅

详情

专栏

全部

能源报告

全部
会议预告更多
友情链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