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制裁打击俄罗斯油气产业了吗?愿望和效果之间存在偏差!

发布时间:2017-11-02来源:i能源 作者:刘乾

摘要:尽管美国的制裁并未在短期内给俄罗斯油气行业造成严重的威胁,但美国对俄制裁不会在短期内取消,将给俄罗斯经济造成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效应。

  由于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的“不合作”态度,8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新的对俄制裁法案。

  这份由美国参众两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的法案,不仅限制了特朗普单方面取消对俄制裁的权力,还加大了对俄制裁的力度和范围。在能源领域,限制对俄罗斯国有能源企业的投资,对投资俄罗斯油气出口管道建设和油气工程服务的企业和个人进行制裁。

  ▷ 与愿望有偏差的制裁效果 ◁

  从2014年算起,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已经持续了三年多。新制裁法案的出台,既意味着特朗普上台后取消对俄制裁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制裁还将长期持续下去;也意味着此前的制裁措施并未获得理想的效果,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制裁的方式和策略。

  2014年春,在俄罗斯采取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后,美国和欧盟开始限制俄罗斯大型银行和企业获得西方融资,并针对能源行业进行制裁,禁止对俄出口先进技术和设备。

  但是,制裁措施并未达到目的。一方面,俄罗斯经济这几年的大幅下滑,受油价下跌的影响要比制裁大得多,在油价回升的情况下,今年俄罗斯经济状况已经回暖,出现了增长。另一方面,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企业已经逐步适应了现有的宏观经济形势和制裁措施,着力于发展俄罗斯境内的传统油气开采项目,俄罗斯的油气开采量和出口量反而有所增长。

  在技术领域,针对俄罗斯的制裁主要集中在大陆架开发上,这导致部分项目,特别是北极和黑海的项目停工,但对传统油气开采技术并没有影响。受到制裁的难采储量项目上,尽管西方企业撤离,但苏尔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和俄气石油公司仍在坚持开发并取得了一定成功。同时,在俄罗斯政府和油气企业的关注下,本国的油服和装备公司更加受到重视,获得了一定的扶持政策。

  实际上,除了俄罗斯本国企业,一些进入俄罗斯的西方企业也在适应制裁,包括计划在俄罗斯进行并购的斯伦贝谢。可以说,西方公司试图绕过制裁措施留在俄罗斯,而他们的俄罗斯合作伙伴也需要节省技术开发资金,所以很多的交易转入了地下。

  作为新的制裁措施,美国将俄罗斯的油气出口管道列入了制裁范围,包括投资和提供服务、设备和技术。这对于俄罗斯将是一个新的难题,因为俄罗斯正在积极利用油气出口管道获取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

  从目前的情况看,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北溪-2天然气管道。这条管道与已经建成的北溪管道平行,年输气能力为550亿立方米,造价95亿欧元,俄气公司在该项目上的合作方包括法国Engie、德国Uniper和Wintershall、奥地利OMV和英荷皇家壳牌公司。

  由于波兰等国的反对,北溪-2管道的项目公司已经改变了之前的股东结构和融资模式,成为俄气的独资公司,而五家欧洲能源公司为该项目提供总额为47.5亿欧元的长期贷款。在美国新制裁法案出台前,各方已通过自有资金完成了项目30%的融资,其余70%计划通过项目融资进行,由欧洲的银行组成银团进行贷款,但这在新制裁措施面前遇到了困难。

  OMV总裁泽勒已经公开表示,项目参与方可能无法按计划获得70%的融资,而需要更多地依靠合作各方的自有资金,或者转向俄罗斯国内和亚太市场寻求融资。

  从经济性上,由于俄罗斯天然气开采的重心逐渐从西西伯利亚北移至亚马尔半岛,北溪-2管道和经过乌克兰、白俄罗斯至欧洲的现有管道相比要近得多,需要建设的增压站也更少,在过境费、运输成本甚至碳排放等方面都是较为理想的方案。但是,由于天然气管道具有的地缘政治属性,北溪-2管道从一开始就受到波兰、斯洛伐克和乌克兰等国的坚决反对。这些国家认为,该管道的建设不仅威胁他们的过境管输收入,还会造成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在欧洲市场的进一步垄断,削弱欧盟国家与俄罗斯在天然气交易中的谈判地位。

  但北溪-2管道受到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等老欧洲国家的支持,这些国家的能源公司也是北溪-2管道的合作方。特别是德国,由于管道终点位于该国的格赖夫斯瓦尔德,建设该管道将进一步增强德国作为欧洲天然气中转枢纽的地位,还将保障能源供应的安全,降低中东欧和乌克兰复杂的地缘政治风险。

  ▷ 对俄油气业和经济的威胁 ◁

  作为“域外国家”,美国对欧亚大陆的天然气管道建设一直有强烈的存在感。从上世纪60年代苏联和西欧的“天然气换管道”交易开始,美国一直阻挠俄欧之间的天然气管道建设,其最主要的目的是减少欧洲对俄罗斯(苏联)能源供应的依赖。在俄乌矛盾升级,乌克兰彻底倒向欧洲后,支持过境乌克兰,保留现有管道运输路线成为美国的政策选择。

  而波兰、斯洛伐克等部分东欧国家,以及波罗的海三国更是对高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存在恐惧,同时,北溪-2管道的建设将使部分东欧国家失去天然气过境国的地位,在天然气供应方面更加依赖别国。因此,美国增长的页岩气产量和已经开始的LNG出口使东欧国家看到了新的希望。不久前,波兰外交部长瓦西科夫斯基表示,波兰计划2022年起放弃进口俄罗斯天然气,届时双方的天然气长期合约将到期。他强调,目前波兰主要进口俄罗斯天然气,但准备代之以其他国家的LNG,包括美国LNG。今年6月,波兰接收了第一船美国LNG,8月份,美国LNG开始向立陶宛出口。

  如果说以前美国在欧亚大陆的天然气管道建设方面只有地缘政治利益,而如今美国LNG对欧洲的出口将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按照供应量,今年一季度美国已经占到欧洲LNG进口量的6%。由于俄罗斯管道气的价格优势,可以想象,未来的俄美竞争不仅将更加激烈,也会采取非市场经济的手段。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已经公开表示,美国新的制裁措施“是为了把俄罗斯天然气挤出欧洲市场,从而给美国留下市场空间。”

  美国新的制裁措施,特别是针对油气管道的限制并未得到“老欧洲”的支持,相反,造成了新老欧洲的又一次分裂。欧盟委员会认为,美国对俄罗斯出口管道的制裁是在干预欧盟内部能源市场,德国、法国和奥地利等国称,该法案在美欧关系中引入了非常消极的元素,要求美国保证对俄制裁不影响欧盟利益。

  在某种程度上,美国的制裁迫使俄罗斯向东靠的更近。8月份以来,俄罗斯企业在中国寻求合作和融资的力度也在加大。华信以9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俄罗斯石油公司14.16%的股份,双方表示,将在油气资源开发、石油化工和油品销售等多个领域开展战略合作。此外,华信还计划在俄罗斯En+集团上市过程中收购其股份。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代表团日前访问了北京,该公司表示,从俄罗斯远东向中国供应天然气的协议可能在今年年底签署。可以相信,在制裁加大的情况下,俄罗斯将更多寻求中国的融资,正如此前的亚马尔LNG项目那样。

  尽管美国的制裁并未在短期内给俄罗斯油气行业造成严重的威胁,俄罗斯经济在制裁条件下得到适应并实现了一点点的增长。但是,需要强调的一点是,由于美国对俄制裁不会在短期内取消,并且可能成为一项长期政策,这将给俄罗斯经济造成一种“温水煮青蛙”的效应。伊朗、古巴等受制裁国家数十年的情况表明,制裁不会导致经济崩溃,甚至可能出现经济增长,但制裁会导致直接投资、技术和设备更新长期处于较低水平,经济增长也很难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实际上,俄罗斯已经出现这种情况,今年的经济增长将达到1-2%。

  俄罗斯90年代的经济改革奠定了市场化的基础,加上其自身的自然和人力资源,使其能够逐步适应制裁的条件。但是,长期制裁有积累的效应,尽管经济也在发展,但增长率长期偏低且封闭性越来越高,俄罗斯将逐步落后于外部世界,同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最终失去竞争力。

  (作者简介:刘乾,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专栏

能源报告

会议预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