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发展进入新阶段

近年来,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取得了诸多亮点成果,成为国际石油公司上游发展的重要方向。随着未来世界范围内新冠疫情波及逐步减弱、油气地缘风险影响持续加强,国际石油公司将更加注重上游业务布局,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活动也将迎来新的机遇与挑战。 

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发展亮点纷呈
根据国家油气战略研究中心2022年9月发布的《全球油气勘探开发形势及油公司动态(2022年)》报告,深水领域已经成为近年来全球油气勘探开发业务最具潜力的发展方向之一。从勘探开发的角度看,近10年深水油气项目已成为全球石油行业增储上产的核心领域,新发现的101个大型油气田中,深水油气田数量占比67%、储量占比68%。截至2022年底,全球深水油气产量约为1100万桶油当量/日,占世界油气总产量6%左右。预计到2030年,全球深水油气产量将较2022年增长600万桶/天,达到1700万桶油当量/日,将占世界油气总产量8%。同时,预计2022-2030年间,深水油气产量复合年均增长率将达到3.5%,超过页岩油2.1%的复合年均增长速度,成为预期增长最快的油气资源类型。
从石油公司的角度看,一方面,当前世界深水油气产量高度集中,目前其65%产量来自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和埃克森美孚、BP、壳牌、雪佛龙、埃尼、道达尔和挪威国油等七大国际石油巨头。其中,全球产量规模最大的25个深水油气开发项目中,有22个项目的作业者是上述8家公司。随着雪佛龙收购诺贝尔、伍德赛德并购必和必拓上游资产等并购交易的完成,深水油气开发集中化发展趋势或将进一步加强。另一方面,截至2022年底,深水油气产量已占七大国际石油巨头总产量的20%以上。其中,壳牌公司深水油气产量和产生的现金流水平大幅领先,主要受益于其墨西哥湾海上油气组合的优异表现以及2016年收购BG后在巴西盐下油气产量的持续增长;埃克森美孚公司和道达尔能源加大在圭亚那、苏里南和莫桑比克等海上项目投资后,其预期产量规模也将有一定增长。
从国家和地区的角度看,勘探方面,在南美地区,自2015年在斯塔布鲁克区块发现了Liza油田起,圭亚那周围海域已取得20多个重大油气发现,获得可采储量超过17亿吨油当量;2020年苏里南深水区域Maka Central 1井取得勘探突破,获得可采储量近1亿吨油当量,同年又在附近海域取得3个新发现,获得可采储量约2.6亿吨油当量。在非洲地区,南非海上奥特尼夸盆地2019年发现的布鲁尔帕达气田,可采储量约5685万吨油当量;2020年发现的卢佩德深水大气田,可采储量1.25亿吨油当量;此外,纳米比亚、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深水与超深水领域近五年内也都有重大油气勘探突破。开发方面,全球已有超过20个国家拥有深水油气产量。其中,巴西、美国、安哥拉、埃及、澳大利亚和尼日利亚共6个国家深水油气产量已超过50万桶油当量/天;圭亚那和以色列近年来深水油气产量增长迅速,预计2025年前也将达到产量50万桶油当量/天。
多重因素推动IOC加强深水开发
资源性方面,尽管各家权威机构的估测数据存在一定差异,但总体上都认为深水超深水海域油气可采储量极为丰富。其中,伍德麦肯兹和IHS等估测认为,仅巴西盐下区域油气可采储量约为200-300亿桶当量之间。对国际石油公司而言,在当前全球陆域油气资源勘探突破难度逐年加大的背景下,积极获得规模整装的大型深水和超深水油气资源接替对中长期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同时,根据南美等地区部分近期新发现深水油田已开发情况看,其原油品质相对较好,主要以轻质和中质原油为主。其中,在苏里南和圭亚那已发现深水油气资源中,API度高于31.1的轻质原油分别占其2P储量的90%和60%以上;在阿根廷、墨西哥和巴西,其已发现原油储量也主要以轻质油和API度在31.1和22.3之间的中质原油为主。

经济性方面,2014年全球深水油气资本投资曾高达900亿美元,但受国际油价和资源国政策等诸多因素影响,近年来深水油气资本投资持续下跌,2021年跌至不足400亿美元。但随着国际石油公司对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不断加强,预计其资本投资将重新进入增长轨道,预计2030年将达到700-800亿美元。同时,近十年来,石油公司通过降低技术服务环节成本、优化新项目设计和提升在生产项目开发效率等措施,使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成本有效降低,有相当部分项目完全成本降至40美元/桶以下,直接推动深水油气开发收益增长。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统计,在当前已实现商业化的299个深水油气项目中,项目总体回报强劲,内部收益率均值为24%,仅有不足20%的深水油气开发项目的内部收益率低于15%。

环保性方面,受益于相对较好的资源条件,深水油气生产在二氧化碳排放强度指标方面具有显著优势。特别是相对较高的单井油气储产量,意味着深水油气开发过程中相对较低的温室气体排放。同时,参与深水油气开发的国际公司普遍通过减少天然气燃烧和防止甲烷泄漏等方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通过提高现有平台和设施的电气化水平来进一步节能降碳。从排放强度看,壳牌、雪佛龙、BP、埃尼和伍德赛德等公司深水油气开发排放强度均低于13吨二氧化碳当量/千桶油当量,大幅低于全球平均水平。预计2022-2032年间,深水油气开发平均排放强度约为15吨二氧化碳当量/千桶油当量,显著低于陆上常规、非常规原油开发排放强度(约20-25吨二氧化碳当量/千桶油当量),澳大利亚、美国、埃及、莫桑比克和以色列等国家将成为全球深水油气开发减排表率。
未来深水油气仍面临挑战
工程服务方面,自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出现大幅下跌至今,工程服务板块始终是国际石油公司深水项目压缩投资、提高效率的重点。经过7年多的优化调整,各类工程服务公司整体呈现服务人员更精简、服务过程更高效、服务对象更集中的发展趋势,但作业能力也较2014年前后峰值有较大幅度下降。其中,根据伍德麦肯兹公司对全球海上作业能力相关统计数据,2022年一级作业船只、水下设备和浮式钻井数量分别较2014年较高产建水平期间降低了55%、60%和50%。由于前期对工程服务板块降本增效的要求已使其处于市场“弱平衡”状态,在现阶段国际油价和地缘风险等因素导致海上作业需求大幅增长的环境下,短期内海上工程服务或将呈现“供不应求”,可能推高工程技术服务价格,进而增加海上油气勘探开发的整体运营风险,譬如,到2023年底,超深水浮式钻井平台的租用日费率可能会增长35%。此外,从供应链成本上看,自2020年初疫情持续扩散以来,全球范围内以钢材为主的各类管材价格上涨了100-110%,各类电线、电缆等电器元件价格上升了75-85%,也对海上工程服务板块带来较大压力,预计2022年和2023年期间,水下设备的平均成本上涨将超过20%。
资源接替与动用方面,首先,2015年至今,全球深水油气勘探获得具有商业化开发潜力的储量规模处于相对较低水平,除2022年预期外,各年度均低于100亿桶油当量,远低于2010-2012年间平均近250亿桶油当量的新增储量规模。其次,尽管近年来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勘探也取得了一批较好突破,但主要集中在圭亚那、苏里南、埃及和纳米比亚等少数国家和地区,尼日利亚、美国墨西哥湾、安哥拉和巴西等传统深水油气发展区域储量增长相对较低。因此,预计圭亚那和莫桑比克是2030年前的世界主要深水油气资源产量增长国家,美国墨西哥湾、安哥拉、埃及和挪威的深水油气产量将会出现下降趋势。再次,受资源国财税条款、开发技术与回报周期等因素影响,部分深水和超深水天然气开发项目经济性相对较差,资源动用速度较为缓慢。
中国应加大深水开发力度
我国石油企业应高度重视深水油气资源勘探开发。从国内油气勘探开发的角度看,一方面,根据中国石油发布的《2021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我国石油表观消费量尽管呈现负增长,但对外依存度仍高达72.2%,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则上升至46%,亟需进一步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为保障能源供给安全提供“压舱石”。另一方面,我国深水油气资源开发潜力巨大。以南海地区为例,自然资源部地调局等资料显示,该区域拥有全国油气资源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70%位于深水和超深水区域。
进军国内深水油气资源,是大力提升油气勘探开发力度的重要途径,也是我国石油企业上游业务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从参与全球上游油气市场经营的角度看,与国际石油公司相比,我国石油企业“走出去”相对较晚,现阶段获取更多优质海外陆上油气资产难度逐年加大。而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发展方兴未艾,近年来屡有重大发现,为我国石油公司参与全球性上游油气经营提供了难得的资源机遇。同时,由于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项目投资大、风险高、技术复杂、运作难度大,与国际领先石油企业相比,我国石油公司在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工程技术与装备能力方面存在部分差距。通过参与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发展并学习、积累和借鉴相关勘探开发经验,也是下阶段推动国内深水油气资源的有利途径。
在具体操作层面,首先,我国石油企业必须加强基础研究,要充分把握深水油气勘探开发规律,研究深水油气储产量稳步增长的内在机理与主控因素,打造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决策的理论体系,提高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活动的科学性和准确性。其次,我国石油企业必须加快突破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关键核心技术,要充分利用国家科技重大专项等研究平台,推动石油公司和相关科研院所在技术领域的共享结合,加强技术创新,完善掌握海洋工程及深水重大装备核心技术。此外,要持续加强对外合作,通过“持股参股”等方式,融入海外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全过程中,既能够实现“风险共担、利益均沾”,充分保障海外业务的发展质量与效益,也努力学习国际石油公司在深水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在技术和运营两个层面的先进经验,为下一步高效开发国内深水油气资源奠定扎实的基础。
事实上,中海油、中石油等我国石油公司已通过与国际石油公司合作,在探索参与全球深水油气勘探开发中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其中,中海油参股的联合作业体2022年前三季度在圭亚那Stabroek区块再度获得两个新发现,在该地区保持着较为可观的资源增长潜力;另外,圭亚那Liza二期项目已投产,并有多个后续项目在规划部署中,预计2025年区块总产量将达到80万桶/天,既能够从储量和产量两个方面对公司现阶段及未来的海外经营提供了有效保障,也能够为我国其他石油企业参与海外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提供良好借鉴。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