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山东电价下跌争议

电价跌了,问题也来了。

近日,陆续有自媒体报道了山东省月度集中竞价交易出现电价下跌的情况。从最终结果来看,山东省进入11月之后,电力市场价格的确也出现了较大跌幅。

然而围绕着价格下跌的情况,市场内各方主体却产生了不小的争议。为何在进入11月之后,山东出现了电价下跌的情况?这背后的一系列争议又从何而来?

供需错位,电价下跌

11月山东电价下跌的趋势从11月1日就初见端倪。当日的集中竞价交易电价为335.1元/MWh,较10月公示竞价的均价下降约39元/MWh,跌幅达到10.4%。

而2023年山东省年度集中竞价交易的成交均价为374.8元/MWh,年度集中竞价补充交易均价为374.79元/MWh。

实际上在10月25日的月度集中交易中,就出现了电价下跌的情况。当时的结果是11月山东集合出清的加权均价为327.62元/MWh,低于374.8元/MWh(今年以来长期均价),跌幅12%。其中11月1日至3日的日竞价结果,价格跌至跌停板216.8元/MWh。

而到了现货市场,降价趋势更为明显。

image.png

有市场人士指出,山东省电价在11月初出现较大幅度降幅,主要原因在于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具体表现是政府授权电量过多。

简单来说,政府授权合约大多为以往享受优先发电计划的电量和外来电。从山东省的实际情况来看,大量未入市的风电、光伏、外电是政府授权合约的主力。

今年以来,山东省新能源发展迅猛。风电、光伏电量不断攀升。根据《山东电网2023年三季度电力市场交易信息报告》,山东省风光发电量在前三季度大幅度增长。

2023年前三季度,山东省风电发电量381.0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4.48%;光伏发电量(含分布式光伏)490.1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4.53%。

2023 年前三季度山东电网风电发电量分月情况

单位:亿千瓦时、万千瓦

image.png

 2023 年前三季度山东电网光伏发电量分月情况

单位:亿千瓦时

image.png

由风电、光伏发电量的增长衍生到政府授权合约,可以发现政府授权合约在大多数月份中都要高于预期,这与风光发电量快速增长的事实相吻合。

image.png

 数据来源:兰台汇

“风电、光伏机组不愿意进入市场,背后有着复杂的原因。但客观事实是整个市场的电力供需形势在悄然发生着变化。随着新能源发电量的增加,宏观上来说,个别月份供给变得宽松。”有山东电力市场人士告诉《能源》杂志记者,“而另一方面,发电企业"抱团"的情况比较普遍,普遍抗拒在在中长期交易中降价,并竭立在现货市场中维持相对较高的价格水平;个别率先降价的机组,在成交较少的竞价市场中拉低了价格。发电企业在中长期交易中没有放出足够的低价电,售电公司普遍会选择在低价的现货市场中补齐。”

争议何来?

如果说造成电价下跌的原因各方态度还算是差异不大,那么具体到了谁会从低电价中受益,则是个更富有争议的话题。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此番价格下跌还只是限于批发市场之中。即便是我们所说的用户侧结算电价,也大多为售电公司。仅有部分参与批发市场的大用户,才算是能够直接从低电价中收益的终端用户。

目前来看,山东电力批发市场主体大致可以分为几类:参与市场的统调公用电厂,参与交易的新能源和不参与交易的新能源,自主参与市场的地方电厂,不自主参与市场的地方电厂,批发用户,售电公司。

这时候就能体现出我们一直以来强调的“中长期交易的避险属性”。在中长期交易品种越来越丰富的情况下,不大可能有市场主体在本次价格下跌的主要品种——月竞——中有大笔的交易额。在年度交易、月度双边等其他中长期合约高比例托底的情况下,发电侧的“损失”或者说"风险",实际完全在可控范围之内。

而用户侧也不大可能因为这次的低电价而“大赚一笔”,道理同上。当然少数新增的售电公司和批发用户可能获利比较多,这也在合情合理范围之内。

争议来自于一个老问题:电网代理购电。

 

image.png

数据来源:山东电力市场季度报告

image.png

“电网代购价偏低,是目前山东市场的一个焦点争议。”有山东售电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能源》杂志记者,“这是一个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问题。”

根据规则,政府授权合约的分配是基于对未来一定时间范围的预测。“如果政府授权合约量预测多了,就很有可能造成市场价格偏低。对代购电来说,也有可能更有利。”

但也有山东电力市场人士表示,电网代购电的收益好坏,实际判断标准会更加复杂。“在实际运作中,售电公司和代理购电的负荷曲线肯定是不尽相同的。售电端的盈利不仅考虑其在批发市场的议价能力,也需要考虑售电公司在零售套餐设计方面的能力。”

但电网代购电的存在正在成为部分售电公司心头的一片阴云。“电网代购电不盈利,用户还不用承担辅助服务费用,这哪家售电公司能够做到?”

对此,《能源》杂志进行了多方核实,实际情况并不准确。有相关市场人士告诉《能源》杂志记者:“辅助服务费用分摊是在电网代购电核定价格的时候就按照预测水平纳入其中,所以用户不需要再额外分摊。”不过这一点也遭到了部分售电公司的质疑,“辅助服务费用是怎么事前就核定出来的呢?”

类似传言的出现实际上侧面反映出了市场,尤其是售电公司,对于电网代购电的忌惮。今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电网企业代理购电工作的通知》(发改办价格【2022】1047号),提出逐步缩小代理购电用户范围。

“从2015年9号文的精神出发,电网不应再以上网和销售电价价差作为主要收入来源,按照政府核定的输配电价收取过网费。”盈术华亮总经理张骥对此评论说,“在电网企业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情况下,当下大规模的电网代购电导致电力现货市场转入正式运行的法理基础有所欠缺。只有电网更大规模地退出工商业用户售电和其他竞争性业务,才能保证市场的进一步公平性。”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