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波斯石油:英伦帝国的陨落

  • 2021-07-22
  • 来源:能源杂志
丢失了全球霸权的英国即便再傲慢也无法改变失败的命运。伊朗海面上的巡洋舰没有为日不落帝国争得权利,反而见证了帝国离开伊朗的最后一幕。

1950年11月28日,阿美石油公司和沙特家族之间达成的五五分成的协议,这个消息对于英伊石油公司来说是灾难性的。在素以强硬作风著称的英伊石油公司董事长威廉·弗雷泽爵士看来,这是美国国务卿中东事务助理麦吉在他面前引爆的一枚重磅炸弹,这枚炸弹不仅摧毁了自己的强硬与傲慢,更是燃爆了摩萨台对英国人的怒火,伊朗石油工业国有化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迅猛的国有化之路

摩萨台是《时代》杂志1952年的年度人物,被编辑称为“几个世纪以来,这个古老民族创造出来的著名人物,是伊朗的乔治·华盛顿”。他浓厚的民族主义情节和强烈的排外情绪,使他成为伊朗民族主义运动无可争辩的领袖,早在1944年就开始着手将伊朗石油国有化。

当苏联向伊朗施压,要求取得在北部的石油开采权时,作为国会议员的摩萨台就推动通过了一项法案——在战争期间禁止一切石油谈判——阻止了苏联人借战争时期在伊朗驻军的契机涉足伊朗石油工业。他强硬的作风渐渐使能源史话HISTORY他成为国会中“麦伊斯地区无可争议的最具声望和人气的代表”。1949年,他建立了后来被称为“国民阵线”的政党。实现“石油国有化”和“立法以保证公正和自由的选举”是这个政党的两个主要政治目标。

石油国有化的口号在政治精英中很受欢迎,他的同僚阿亚图拉·卡沙尼,一位什叶派宗教的领袖人物,通过宗教的力量,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伊朗石油国有化运动中来。卡沙尼动员人们为这一事业采取行动,他发表了一份声明,号召人们于1950年12月22日到德黑兰的大清真寺集会。在这个由穆斯林圣公会组织的盛大集会中,卡沙尼宣布要从伊朗的敌人手中夺回石油,并将石油工业国有化。

1950年12月29日,卡沙尼在巴哈尔斯坦广场召集人们再次集会,他选择这个广场(在议会附近)是为了支持国民阵线的代表,并警告那些反对石油工业国有化的代表。卡沙尼的努力取得了成效。摩萨台在一封给卡沙尼的电报中写道:你的支持和勇敢的尝试是伊朗在这场历史性运动中取得成功的根本。

1951年3月初,在巴基斯坦出差的麦吉突然接到华盛顿的指示,伊朗总理阿里·拉兹马拉遇刺身亡,华盛顿要求他立即前往德黑兰,评估局势,并强调要特别注意国民阵线正在引导伊朗政府将英伊石油公司国有化。麦吉在德黑兰的行动立即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就在他抵达德黑兰的当天,《伦敦每日邮报》刊登了一篇标题醒目的文章:《派往波斯的石油特使》,这篇文章说,麦吉将就英国的让步重启谈判,敦促伊朗接受英波石油公司提出的对半分成的计划。显然摩萨台的行动已经突破了弗雷泽的底线,在拉兹马拉面前曾经咄咄逼人的弗雷泽已经不再计较分成比例了。现在他面临的选择是英伊石油公司在伊朗的生死存亡,而他的去留已经被死死捏在曾经被自己冷漠嘲讽的麦吉手中。他还不清楚,伊朗石油会不会通过美国继续流入西方市场。

麦吉抵达德黑兰的第二天,他见到了国王穆罕默德·巴列维,他对国王的印象还停留在华盛顿时的那次会面:骄傲、挺拔,一位充满自信的年轻人。但是,当他走进昏暗的会客室,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愁苦沮丧、几近崩溃的人,“国王对暗杀充满了深深的恐惧”。当麦吉询问国王是否相信美国的支持可以帮助伊朗避免石油国有化时,国王回答说不能那么做,他甚至恳求麦吉不要让美国那么做。

拉兹马拉的遇刺象征着伊朗人反对英伊石油公司和支持国有化的情绪空前高涨,英伊石油公司“成了大英帝国剥削帝国主义的化身,是社会和经济不公的根源”,在石油问题上,来自不同背景的伊朗人联合起来抗议旧秩序。

就在拉兹马拉遇刺的第二天,1951年3月8日,伊朗国会石油委员会响应公众的要求,一致通过了石油国有化的决议,这项决议要求国会给该委员会两个月的时间来研究如何最好地将国有化付诸实施。3月9日,为了响应阿亚图拉·卡沙尼的号召,15000人再次在德黑兰集会示威,敦促国会支持委员会的决议。

伊朗国有化的进程是如此的迅速,让美国人始料不及。1951年4月28日,伊朗议会以79比12的投票结果任命摩萨台为新总理,5月1日,摩萨台政府宣布将英伊石油公司收归国有,取消1993年到期的石油特许经营权,并没收其资产。

摩萨台一方面安排人设法打进驻在德黑兰的英伊石油公司总部,窃取到一份由英国董事精心保管的名单。这份名单上开列着英伊石油公司向一些伊朗议员、内阁大臣和政界人物馈赠“礼物”的户头,其中甚至还包括巴列维国王身边的一些人物,通过反腐败清理政府的门户,他开始直接动摇巴列维国王的根基;另一方面他暂停了英伊石油公司每天的日报,让英国政府无从知晓国有化的进展。

每天下午全球的石油商人都在竖起耳朵收听BBC广播,捕捉最新的信息,如果广播中没有提到阿巴丹或者德黑兰,大家都似乎觉得错过了什么。BBC开始加大对摩萨台的负面宣传,但是此时伊朗人民不像对待礼萨沙阿·巴列维那样对待摩萨台,此时的摩萨台是拯救国家的民主英雄,当BBC开始对摩萨台进行诋毁的时候,伊朗当地所有的广播员突然消失了,没有伊朗人准备说任何反对摩萨台的话,没有伊朗人会对摩萨台不尊重。BBC别无选择,只能引进说波斯语的英国人,所有的波斯语广播都带有很重的英国口音,英国著名的波斯文化和伊斯兰研究学者埃尔韦尔·萨顿在后来的著作中写道,“这种广播宣传是令人讨厌的”。

麦吉回到美国,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听众说,他“有机会与德黑兰的国王进行长时间的讨论,没有迹象表明克里姆林宫策划了目前的伊朗危机”。如果没有迹象表明克里姆林宫策划了这场危机,那么谁会策划这场危机呢?在已经公布的工党文件中——英国首相理查德·艾德礼在自己的笔记本里讲述了英美关系在伊朗地区失衡的事实,他说,“事实是,美国想以牺牲我们的利益为代价来换取她自己的利益。”

波斯石油:英伦帝国的陨落

倒向美国

这些笔记本记录了内阁部长们对一位几乎不为人知的美国人的讨论,这位美国人是这场运动的先锋,他就是麦吉。麦吉温文尔雅,面无表情,并不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可怕人物。然而,他在英国中东命运转折点上发挥的关键作用是破坏英国在该地区的信誉,他也是引发苏伊士运河危机的关键人物。

美国国会在5月4日举行专门会议,听取麦吉对伊朗局势的汇报,麦吉说,“自拉兹马拉死后,国家治理成为了德黑兰的主要问题。现在的伊朗国王不像他父亲那样强势。你们很多人都在这里(华盛顿)见过他。他在瑞士接受教育,三十出头,拥有忠诚的人民,但他不是一个强者,他不具备他父亲的那种控制力。更为不幸的是,他的地位使他很难支持一个强有力的首相,他总是担心自己会像父亲的前任那样,被某个对军队或人民忠诚的强人推翻。”

麦吉所说的“强有力的首相”就是摩萨台,摩萨台似乎生来就是伊朗国王的宿敌,他的父亲是恺加王朝的财政大臣,母亲是恺加王朝的一位公主。在波斯王宫里长大的他,从来就没有畏惧过王权,“摩萨台”是当时的伊朗国王给他的外号,意思是“经过考验,英勇非凡”。他曾公开反对强势的礼萨·汗攫取王位,当下他显然没有把软弱的穆罕默德·巴列维放在眼里。

所以,麦吉这番言论意味着伊朗已经进入摩萨台统治时代。麦吉还说,“国有化是摩萨台民族主义运动的结果,他是国民阵线党领袖,从1944年以来,就一直是议会的主宰者,现在更是伊朗总理,国有化已是既成事实,如果阿巴丹炼厂和油田出现罢工,3500名英国人的安全将受到威胁,伊朗政府无法为他们提供警察保护,我认为英国人肯定会撤离,英国的船只将进入阿巴丹港,为人员撤离做准备;(英国人撤离后)如果他们(伊朗)试图完全通过雇佣外国技术人员来运营管理,可以证明不会成功,3500名英国人中大多数人都想回家,伊朗不能把所有的专业技术人员组合在一起,除非有一家综合性的石油公司愿意接手英伊石油公司的运行管理。”

没有人知道麦吉是不是在努力赶上摩萨台的节奏,为美国政府提供伊朗石油国有化危机的解决方案。在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的十天后,1951年5月14日,他召集了所有在中东有业务往来的美国石油公司讨论“英伊石油公司的问题”,新泽西、海湾、阿美、真空、加德士和太平洋西部石油公司的重量级人物悉数到场。麦吉一开始就告诉他们,“美国政府的观点是,一种最低限度的国有化必须被作为一个既成事实接受。到目前为止,英国还没有提出我们认为伊朗人有任何机会接受的提议”。在讨论到英伊石油公司后续管理的时候,他接着说:“如果美国现在提供运营管理,我们与英国的关系将受到严重影响,英国将失去从这场争议中收拾烂摊子的机会。但是,如果情况恶化(指苏联介入),它(美国公司提供运营管理)将变成一个选择,要么是共产主义技术人员,要么是美国技术人员,毫无疑问,(到那个时候)英国政府会支持并敦促美国公司采取行动”。很明显,麦吉开始策划在国会听证会上提到的“综合性的石油公司接手英伊石油公司的运行管理”这一方案。麦吉的意图非常清楚,他想把英伊石油公司伪装成一个财团来“稀释”其股权,而控制这个财团的若干公司中,起主导作用的应是美国公司。

5月26日,持有英伊石油公司最大股份的英国政府,向荷兰海牙国际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支持伊朗遵守1933年的协议,并就国有化过程中对公司利润造成的不利影响提出损害赔偿。伊朗立即做出反应,尽管摩萨台年事已高,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但他仍带领伊朗法律团队捍卫伊朗议会的决定,同时转向美国寻求支持和帮助。

在1951年6月11日,摩萨台给杜鲁门总统写信,描述了伊朗必须将石油工业国有化的原因。他说:“总统先生,多年来,伊朗政府一直对前英伊石油公司的活动感到不满,他们向这片土地的唯一拥有者伊朗人民分享的利益是如此之少,以致激起了所有公正人士的愤慨,在战争中,伊朗为争取权利、正义和世界自由的最终胜利与盟国进行了充分和真诚的合作,她遭受了难以言表的苦难,做出了许多牺牲,这个国家的劳动阶级,曾承受了全体战争盟友难以面临的价格上涨和失业飙升,如果我们像其他遭受战争之苦的国家一样得到外界的帮助,我们的经济可能很快就会复苏,即便是没有这种帮助,如果我们没有受到(英伊石油)公司的贪婪和阻碍,我们的努力也能取得成功。可是,公司总是千方百计,限制我们的收入,给我们施加巨大的财政压力,扰乱我们的组织,迫使我们向公司求助,结果就是,不管公司想强加给我们什么,我们都得屈服。”

大英帝国最后的傲慢

摩萨台情深意切的求助立即得到了美国政府的响应,杜鲁门明确反对英国政府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并立即派出商务部长艾弗里尔·哈里曼前往德黑兰,以防止冲突发生。因为此时英国已经将它的伞兵部队派往塞浦路斯,驻扎在毗邻伊朗的伊拉克边境地区,甚至把“毛里求斯”号巡洋舰开到了阿巴丹港的外锚地。

7月5日,英国财政大臣收到海牙国际法院的判决,结果以多数票宣布英国政府的请求已经超出了国际法院受理管辖的范围,驳回了英国政府要求伊朗遵守1933年特许权协议的诉求。英国驻德黑兰大使随即宣布,英国政府将对该判决提出上诉。

海牙国际法院的判决对英国政府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开始接受美国商务部长哈里曼从中斡旋的方案。7月23日,摩萨台宣布,他同意与英国政府启动谈判,条件是英国政府必须接受伊朗石油国有化的事实,他同意英国官员作为英伊石油公司的代表参加谈判会议。但是,随着哈里曼的到来,德黑兰民间出现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数百人受伤或被杀。这是摩萨台没有想到的,他在议会上说,“我们议会里的英国代理人,我们政府里的英国代理人,和掺杂在我们社会上的英国代理人,他们无处不在,这是英国特工的所作所为”。他开始调查游行示威事件的来龙去脉,内务部长法兹鲁拉·扎贝迪是这次行动的组织者,这是扎贝迪发起的第一次针对摩萨台的政变,背后是英国人在故伎重演,想把他们不想要的总理赶下台。

扎贝迪的行动并没有终止哈里曼的斡旋,摩萨台迅速为他清理了障碍,但是在他拜会卡沙尼之后,他深切地感觉到最大的障碍其实是卡沙尼,因为后者对他说,“如果摩萨台屈服,他的血也会像拉兹马拉一样流淌”,毫无疑问,卡沙尼是一个不可调和的危险的反对者,这位曾经把摩萨台推上总理席位的宗教领袖,在取得胜利后,想任命一些部长,却没有得到摩萨台的认可,于是曾经的战友开始分道扬镳,这位老谋深算的牧师成了摩萨台的敌人,摩萨台与英国政府的任何妥协,都不符合他对石油国有化的构想。

与卡沙尼的会晤,让哈里曼看到了一丝希望,与卡沙尼相比,摩萨台对待英国政府的态度,显然要柔和的多。所以,他建议英国政府派出一个特别的谈判代表继续与摩萨台谈判,一位有着社会主义背景的百万富翁理查德·斯托克斯无疑是最佳人选。根据丹尼尔·耶金在《石油风云》中的介绍,陪同斯托克斯一起去德黑兰的还有唐纳德·弗格森,他是有影响的燃料电力部的常务副部长,一贯批评英伊石油公司及其董事长威廉·弗雷泽;认为弗雷泽是一个狭隘、专制和对较大的政治潮流及考虑不敏感的人士,对伊朗走到石油国有化这一步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斯托克斯与摩萨台的谈判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双方约定按照英国实际需要向其销售石油、充分考虑伊朗政府和英伊石油公司在国有化之前的合法权益、英国石油专家和工程师继续为国有化后的石油公司工作;斯托克斯还接受了由国家石油公司的董事会全权管理国有化石油公司的管理构架,摩萨台也同意斯托克斯提出的从中立国聘请一些一流的专家作为董事会新成员的提议。但是,斯托克斯仍然没有摆脱“英国绅士”固有的优越感和冷酷的殖民心理,在讨论到石油公司总经理人选的时候,斯托克斯声称,英国专家不会也不愿意在非英国血统的人领导下工作,他们宁愿让一个英国人坐在这个职位上。即便是在离开德黑兰后,也依然没有忘记致信摩萨台,“如果伊朗政府不接受这一条件,将立即停止一切讨论和谈判”。

也许英国人压根就没有想到过要离开阿巴丹,首相艾德礼曾对他的内阁成员讲,“如果英国职工在阿巴丹被赶出,对我们这个国家是一种耻辱”。但是,谈判破裂,艾德礼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出现了,英国工人和技术专家被驱逐出石油地区。摩萨台给驻扎在伊朗的英国人发出了最后通牒,从1951年9月25日算起,留在阿巴丹的英国雇员们必须在一周内撤离。

10月4日,停泊在阿巴丹港外锚地的“毛里求斯”号巡洋舰不仅未采取任何军事行动,反而成为了撤离留在阿巴丹的英国石油人的交通工具,这是英伦帝国的耻辱。西方人在中东石油开发进程中获得的第一份开采权就这样被“毛里求斯”号巡洋舰带回了英国,“英国绅士”固有的优越感和冷酷的殖民心理已经成为了留在阿巴丹的记忆。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