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风机“价格战”何时休?

  • 2022-04-24
  • 来源:中国能源报
4月20日,华润电力发布第二批风电项目风力发电机组(含塔筒)货物及服务中标结果公告。记者注意到,在第4标段和第5标段的两个项目中,最终...

4月20日,华润电力发布第二批风电项目风力发电机组(含塔筒)货物及服务中标结果公告。记者注意到,在第4标段和第5标段的两个项目中,最终中标企业报价折合单价均在2600元/千瓦左右。

记者了解到,这一价格水平并未处于前三位低价序列中。同日,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兴和县对50万千瓦风机采购含塔筒中标结果进行公示。其中,第1标段和第2标段的中标价格分别折合单价2256元/千瓦和2354元/千瓦,为所在标段的次高价和最高价。

2021年以来,国内风机价格一路下行,“非低价中标”传递出怎样的信号?在持续的“价格战”中,行业的整体发展状况又如何呢?

“非低价中标”要走特殊管理流程

就在华润电力公示此次中标结果的10天前,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一风电场发生了一起风机倒塔事故。根据现场照片,风机塔筒外壁印有明显的“华润电力”字样。

“目前,事故具体原因暂无官方通报,倒塔的原因没法确认。但开发商肯定要反思低价的风机到底靠不靠得住?”国内某整机厂商销售人员感叹,“设备便宜点、收益高一点,开发商乐见其成。但要长期持有资产,谁都不愿意发生安全事故。一味追求低价中标,会不会增加安全隐患?最近一年之内就发生了好几起倒塌、着火、叶片扫塔事故,问题到底出在哪?”

经历陆上“抢装潮”后,国内风电整机价格便开始“腰斩”并持续下探。4月初,在深能苏尼特左旗50万千瓦特高压风电项目风机及其附属设备的招标中,最低中标价仅为1408元/千瓦。有分析机构统计指出,今年一季度以来,多家风机制造企业在投标过程中接连报出低价,近半数风电项目集采均以最低价或次低价中标告终。

国内某整机制造企业招投标工作负责人表示,诸如华润、三峡等开发企业,在评标过程中,对于“非低价中标”都有特殊的管理流程。如果中标候选人非最低价或次低价,需要向相应的专家组进行专项说明汇报。“从数据分析结果来看,绝大部分公开招标项目只有价格最低的3家才有中标机会。”

招评标过程侧重价格因素

上述负责人指出,近年来,许多大开发商已经从招投标规则上入手,评标过程中越来越侧重价格因素。

该负责人透露,以国家电投为例,在2020年以前,评标过程中的技术分和度电投资得分占比各为50%。2020年以后,国家电投用“综合造价”指标替代了原有的“度电投资”,“相当于不再考量发电量的因素,更看重初始价格。”不仅如此,在技术分评比中,主观打分项占比也超过了50%,“比如机组的先进性、可靠性打分,听起来比较模糊。什么叫‘先进’,业主有最终解释权。”

“华能也是典型的价格导向评标。”上述负责人指出,无论是“单位千瓦造价”还是“度电成本”的评分,都是以最低价作为评标基准价。“假设价格部分的满分是100分,一共有10家企业参与报价,报最低价的企业直接就是100分,其他企业按照比例扣分,报价越高扣分越多,这就是很明显的价格导向。另有一些评标规则,是将所有报价的平均值作为基准分,两种操作的倾向性一目了然。”该负责人表示,2019年以后,虽然华能将评标过程中的价格分权重由50%降低到40%,新增10%的度电成本得分,“但实际上,在度电成本的计算过程中,机组价格参与了重复计算,影响了价格分对比技术分的权重”。

该负责人坦言,在风电开发企业中,决定采购何种风机的往往负责前期投资和工程工作。“决策者更关注怎样用固定的投资干更多的活,风机价格如果是4000元/千瓦,钱就只够建设一个风场,如果选2000元/千瓦的风机,就能多做一个项目。项目建成后,要移交给生产和运维部门,这个层面就要更关注风机的稳定高质量运行,但往往无法参与前期的集采决策。”

 风机价格应包含研发等投入

“国家持续对风电行业进行补贴支持,企业积蓄了一定的能量。‘去补贴’后,这些能量开始释放。加上中国装备制造能力整体进步,数字化、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总体而言,整机制造成本确实有所下降。”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钢坦言,合理的成本下降有助于行业发展。

但武钢认为,风电机组的价格不能仅仅覆盖制造成本,还要包含一定的研发费用来保证行业的持续进步。“风电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几百吨重的风机在100多米的高空旋转,叶片直径将近200米,它的载荷和受力是很复杂的。制造这样一个产品,不能只管当下,还要充分考虑日后的运行。一旦出现质量风险要如何应对,在这方面要有持续的研发投入。特别是风电要‘下海’,对抗台风、浪流,在更恶劣的环境下运行,许多新的课题需要增加科技投入。如果风机价格过分压低,实际上会对制造商持续性的科技投入创新造成很大的伤害。”

国内某头部风机制造企业高管表示,不能为了降低风电度电成本,盲目打压风机价格。“为了眼前的市场和利益,拿质量作为代价,降低研发投入、忽略服务的行为不可取。

“如果没有持续的投入,保障风机的安全稳定运行,对投资商而言,在25年的生命周期内,回收投资的风险也会增加。此外,对于各地方而言,通过多种招商引资手段吸引来的制造业,如果一味进行价格战,企业盈利不高,对地方的税收和经济发展也无助益。”武钢说。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