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探寻降碳路径,从四大目标统筹产能省和用能省的低碳发展

  • 2022-04-25
  • 来源:新京报
自2021年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公布后,全国多个省份陆续出台“地方版”,为守...
自2021年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公布后,全国多个省份陆续出台“地方版”,为守护共同的地球家园采取行动。“双碳”对我们的生活将会产生什么影响,会不会重塑全国产业体系,如何协调不同地区的碳排放及经济发展,当下有哪些工作要做?

4月22日是第53个世界地球日,新京报贝壳记者采访了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互联网专委会主任、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教授。

探寻降碳路径,从四大目标统筹产能省和用能省的低碳发展

“双碳”将逐步改变未来生活方式

问:您能简单描述低碳对未来生活的影响吗?

曾鸣:低碳经济对于未来生活最重要的影响,就是会逐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因为有些生活方式碳排放比较高,那么通过改变就能够减碳。改变来自两方面的驱动,一方面是政策和一些强制性规定,另一方面是自觉改变,也就是环保意识提高带来的改变。这里要强调一点就是低碳经济对未来生活的成本在某些方面可能会产生比较重要的影响,并且在一些环节上会增加生活成本。

“双碳”会重塑能源产业

问:您觉得哪些行业(产业)受低碳的影响最大,这些影响会不会改变甚至重塑未来全国的产业体系?

曾鸣教授:低碳经济肯定会对宏观经济产生明显影响,对一些行业(产业)影响还会很大。其中,能源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目前,能源行业碳排放占整体碳排放的80%左右。其中,能源行业的电力就占40%以上。所以,对能源行业,特别是电力行业的影响是最大的。同样,对一些高耗能行业,比如钢铁、水泥等也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因为用能多,碳排放就大。

随着低碳经济的到来,这些行业肯定是要承担由于碳排放造成的外部环境成本。我国的能源70%以上还是化石能源,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还不大。那么会不会重塑产业呢?当然会,尤其对于能源电力行业必须重塑。我们现在搞新型电力系统,就是为了实现“双碳”目标。这个新型电力系统对电力行业,乃至电力的上下游行业都会产生重要影响,甚至在能源结构上要产生一些重塑。

目前电力行业的重塑,主要向着两个方向发展。一个就是“横向多能互补”,就是多种能源发电之间的互补;第二个发展趋势就是“纵向源网荷储协同”,就是电源、电网、用户和储能这四个环节一体化发展。这就是未来电力行业重塑的两个方向。未来的电力要向着“四化”发展。首先是清洁化,这是前提;第二是综合化,就是多种能源要综合考虑;第三是能源的智慧化,就是把先进的数字信息技术融入能源电力行业;第四是准中心化,就是通过体制改革产生新的商业模式、新的市场模式,把过去能源电力的集中交易进行分散,当然集中和分散相协调,这就是准中心化。

所以未来能源和电力的发展方向就是这“四化”,并沿着“横向多能互补”、“纵向源网荷储协同”的方向发展。

“四个目标”统筹区域低碳发展

问:您觉得,低碳将会对不同地域的地方经济将施加怎样的影响?高能耗、高排放产业是经济主导的省份,同时还肩负着服务全国的重任,将何去何从?

曾鸣教授:低碳经济对于地方经济的影响也是很明显。当然中国这么大,各地经济结构、发展模式、经济基础、社会基础、科技基础都不一样,所以低碳对于各地方经济影响的轻重程度,以及影响的方式可能也不太一样。对于像西北、北部地区等能源基地和中东部、南部地区的影响都是不一样的。

因此,低碳经济对于产能省和用能省的影响是不一样的。那么怎么解决低碳发展的问题呢?产能省要考虑全国能源的供应,要保证能源供应安全。所以碳排放权在产能省和用能省之间,甚至在各个地区之间要平衡,不能以一个省一个地区为界,要全国一盘棋进行统筹规划。降碳效果好,对国民经济影响小,保证能源安全,提高能源效率,用这四大目标来统筹全国各省之间的怎么分配,以及如何分配碳排放权。我们现在说实现“双碳”目标,为什么一直强调“统筹规划”,说白了,就是要考虑全国一盘棋。按照我说的四个目标来统筹规划,这样才能把产能省和用能省发展平衡起来。

GEP应该通过市场手段变现

问:当前,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的概念比较火,您觉得那些产生大量GEP的区域,会不会在发展中获益,将通过怎样的方式获益?

曾鸣教授:生态的产值是能够让一些地区获益的,而且也应该获益。当然,有一部分是直接经济补偿,也有一部分是间接补偿。这还涉及碳交易市场。我们觉得生态补偿这件事,也能够通过市场的手段来解决。因此,我们的降碳,不一定完全要通过行政政策或直接补贴来完成,而是可以通过碳排放权的市场交易来完成的。通过市场来配置碳排放权还是比较有效率的。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能源市场,包括电力市场,如何和碳排放市场衔接;然后如何把绿证等配额机制在市场中用好,这些市场绿证机制,又如何在市场中更好地发挥作用。通过这样的一些方式——当然这需要国家出台相关的政策,现在已经出台一些政策,但还不够,还需要系列化——形成一个统一、协调的一些政策,来支撑和解决低碳经济中的区域协调问题。

降碳路径需深入论证

问:当前,低碳发展也遇到一些现实问题,比如概念操作、市场投机。你觉得面对“双碳”,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什么?

曾鸣教授:我们最要抓的就是统筹规划,它是一个系统工程。要从能效目标、降碳目标、安全目标和经济目标等四大目标来统筹。因此,围绕“有序降碳,先立后破”,中央出了多个文件;第二件事儿就是要做好一些基础性工作,比如碳核查,相应的监管工作也必须跟上;第三个方面要做的工作,就是要把市场机制建立起来,做好能源市场和碳排放交易市场的融合。

这里我想再强调一点,就是降碳的顺序。当前,全国各个地区的发展、经济结构不平衡,社会发展也不均衡,所以降碳有一个统筹规划,有个顺序问题;再说不同的行业,也要有个顺序,不同的行业都要降碳,但哪个行业先降哪个行业后降,中间的时间怎么衔?这个顺序就是降碳路径,需要非常深入的论证。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