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原创网站首页原创

剧烈地缘冲突之下,一季度国际原油市场回顾与展望

  • 2022-04-25
  • 来源:能源杂志
国际油价回顾2022年一季度,国际油价大幅攀升后高位震荡,Brent均价为97.90美元/桶,环比上涨22.89 %,同比上涨59.65 %。奥密克戎变异病...
国际油价回顾

2022年一季度,国际油价大幅攀升后高位震荡,Brent均价为97.90美元/桶,环比上涨22.89 %,同比上涨59.65 %。奥密克戎变异病毒的影响相对较为温和,地缘政治风险主导了国际原油走势。1-2月,受俄乌冲突、也门胡塞武装袭击阿联酋等事件的影响,对供应不足的担忧主导市场情绪,国际油价震荡上行,Brent日均价格从1月初80美元/桶升至2月底约100美元/桶。3月,受俄乌局势相关各方利益博弈的影响,油价高位宽幅震荡,其中3月8日Brent日均价格升至127.98美元/桶,创2008年7月以来的新高,随后震荡下降,于月底跌回105美元/桶的水平。

图1  2022年一季度国际油价走势

一季度国际油价影响因素分析

奥密克戎病毒全球肆虐,疫苗有效降低死亡率

新冠疫情持续影响世界经济及石油市场。奥密克戎变异病毒引发的疫情在1月中旬形成峰值后,在2月中下旬出现放缓迹象,流行毒株主要是BA.1,疫情中心主要在欧洲和美洲。根据世卫组织(WHO)的统计数据,2022年一季度,全球新增确诊病例累计新增确诊19661万人,超过2019-2021年全球累计确诊人数的2/3,环比增长281%;新增死亡病例69万人,环比增长11.4%。

世界经济仍处于扩张区间,俄乌冲突带来负面影响

一季度,全球能源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增加通胀压力,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各国经济增长态势分化:美国经济温和扩张,劳动力市场强劲复苏,通胀状况持续恶化,一季度GDP同比增长1.1%,1-3月CPI分别同比增长7.5%、7.9%、8.5%;欧元区经济开局良好,但俄乌冲突及对俄制裁重创欧元区,经济复苏势头被遏制,通胀高企,1-3月CPI分别同比增长5.1%、5.9%、7.5%;中国经济在加快恢复,季末受疫情影响而略有回落,通胀控制在合理水平,一季度GDP同比增长4.8%,1-3月CPI分别同比增长0.9%、0.9%、1.5%;东南亚等新兴经济体疫情严重,拖累经济增长。

液体燃料需求回落,俄乌局势及疫情为促跌因素 

基于机构预测,一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萎缩,约为99百万桶/天,环比下降约1.5百万桶/天,需求下降的主要原因包括疫情防控措施、俄乌冲突以及高油价。根据IEA的预测,欧洲需求环比下降约0.65百万桶/天,俄罗斯需求环比下降约0.19百万桶/天,中国需求环比下降约0.1百万桶/天,美国需求环比增长约0.27百万桶/天。

表1 全球液体燃料供应及需求(2022年3月) 

单位:百万桶/天

石油产量增长缓慢,市场整体供应偏宽松

一季度,尽管“OPEC+”增产协议执行不到位、俄罗斯受制裁影响而减产、美国等非OPEC国家产量增长缓慢,但由于需求下降、产油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市场整体供应偏宽松。全球液体燃料供应维持在约99.5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1百万桶/天,高于需求约0.5百万桶/天。根据IEA统计结果,“OPEC+”维持每月0.4百万桶/天的原油增产计划,但未达到承诺产量,1-3月产量目标执行率分别为97.7%、97.2%、96.2%;美国石油产量增长较为缓慢,一季度产量增长约0.06百万桶/天。主要石油消费国释放战略石油储备约6450万桶,相当于1-6月增加约0.35百万桶/天的供应量。

全球石油库存位于历史低位,消耗态势难以逆转

根据IEA统计数据,截至2月底,OECD国家商业石油库存2611百万桶,已降至2014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战略原油库存1148.5百万桶,已降至2003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欧美央行退出货币宽松政策,美国开始加息进程

一季度,为了应对通胀风险,欧美央行开始退出货币宽松政策。美联储于3月结束缩减购债(Taper),并启动三年来首次加息,加息25个基点,基本符合市场预期,对油价的影响趋于弱化。欧洲央行在3月底结束了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PEP),并宣布已有7年历史的常规资产购债计划(APP)将在三季度退出,且在缩减购债结束前不会开始加息。

地缘政治事件频发,主导国际油价大幅波动

一季度,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并成为主导油价走势的关键因素,使得国际原油价格产生了脱离供需基本面的大幅震荡。其中,俄乌冲突及对俄制裁不断推升国际油价,在最高点一度产生了25-30美元/桶的风险溢价;3月9日美国开启与委内瑞拉对话,成为了除俄乌局势以外促使当天Brent均价下跌16.84美元/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二季度国际油价影响因素分析

变异新冠病毒反复来袭,防控疫情难度进一步加大 

疫情反复仍是全球经济和石油市场所面对的严峻挑战。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新冠疫情呈现明显的周期性变化趋势。展望第二季度,此轮疫情大概率在4月达到峰值,并在6月随着气温升高而趋缓。为了确保人民的生命安全与经济的平稳运行,中国实施精准防控、动态清零的防控策略。随着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传播力的不断增强,后续发生聚集性疫情的风险较高,防控任务非常艰巨。

经济复苏势头不稳,下行风险增大

全球疫情仍有起伏反复,经济复苏势头不稳。受供给扰动、通胀上升、债务激增、不确定性增加的影响,全球经济预期转弱。世界银行4月18日将2022年全球GDP增速预期从4.1%下调至3.2%。

展望二季度,全球GDP增速持续放缓,区域分化加剧。美国经济将持续增长;中国经济受疫情冲击而增速放缓;欧元区经济受俄乌冲突,增速将大幅下滑;广大新兴经济体将受到疫情和高通胀的双重拖累,艰难复苏。

液体燃料需求存在不确定性,受疫情影响显著

二季度,受疫情、俄乌冲突以及高通胀的影响,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存在不确定性。根据IEA的预测,受疫情影响,中国需求仍将环比下降0.05-0.1百万桶/天;由于乌克兰基础设施受损、人员外流以及西方国家实施对俄制裁,俄乌两国需求持续处于低位,其中,俄罗斯需求将环比下降0.25-0.35百万桶/天,乌克兰需求将环比下降0.1-0.2百万桶/天;持续的高油价将抑制部分需求,其中,美国需求环比增长0.3百万桶/天,欧洲、印度需求增长基本停滞。预计全球液体燃料需求维持在约99百万桶/天的水平。

库存释放缓解供应压力,市场供应略宽松

二季度,全球液体燃料供应略宽松。受俄乌冲突以及里海管道受损的影响,“OPEC+”产量下降;尽管美国产量增长提速,但受挪威、英国和加拿大部分油田因定期设备检修而停产的影响,非“OPEC+”产量增长停滞;然而,大规模的战略储备石油释放将有效增加市场供应。预计二季度全球液体燃料供应约为100百万桶/天,环比增长约0.5百万桶/天,高出需求1百万桶/天。

1. 俄罗斯石油供应受限,国际石油贸易格局重塑

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严厉制裁,将对全球石油供应产生影响。作为全球第三大产油国,俄罗斯在油气供应体系中的地位难以替代。根据IEA和 Woodmac的统计数据,2021年俄罗斯石油产量11.06百万桶/天,其中原油产量10.68百万桶/天,凝析油及天然气液产量0.38百万桶/天。IHS统计数据显示,俄罗斯出口油品7.2百万桶/天,其中包括4.4百万桶/天的原油与2.8百万桶/天的精炼石油产品,占全球石油出口份额的11.3%;大约60%的石油出口到欧洲地区,20%出口到中国,9%出口到美国。

俄罗斯原油出口量及价格下跌。俄罗斯石油出口中,12.9%通过远东输油管道出口亚洲,16.4%通过里海输油管道黑海段出口欧洲,其余70.7%通过黑海、波罗的海、北极以及远东的港口出口欧洲、亚洲和北美;其中海运出口更容易受到制裁的影响。受制裁影响,俄罗斯主力油种乌拉尔原油大幅折价。根据俄罗斯财政部声明,3月俄罗斯出口乌拉尔原油的平均价格为89.05美元/桶,与3月Brent原油均价相比存在约23美元/桶的差额,创历史最高幅度,通常情况下这一差额幅度为1-3美元/桶。巨大的价格优势使得俄罗斯出口石油不难寻到买家。根据Rystad的预测,俄乌冲突期间,俄罗斯原油出口可能会比冲突前降低1.2百万桶/天。

出口受限将会进一步影响俄罗斯原油生产。根据Rystad的估算,俄罗斯可通过管道出口亚洲的增量约为0.5百万桶/天,可通过铁路出口中国的增量约为0.2百万桶/天,难以抵消出口减少的损失。俄罗斯原油储备能力为500百万桶。受出口减少以及国内需求下降的双重影响,当储油空间用尽时,俄罗斯将不得不关停部分生产井。

俄乌冲突及对俄制裁将重塑国际石油市场的贸易格局。俄罗斯的主力出口油种乌拉尔原油为中质含硫原油,在全部出口石油中占比42.6%,主要供应欧洲以及美国墨西哥湾的炼厂。市场上性质相似的可替代油种包括沙特轻油、沙特中质油、伊朗轻油、阿曼原油、伊拉克的巴士拉轻油以及阿联酋的迪拜原油;美国的轻质页岩油和委内瑞拉的重油都很难替代。西方国家对俄制裁将导致更多的中东原油以更高的价格流向欧美日韩等国,而贴水较多乌拉尔原油大概率将被印度等国家消化。然而,贸易格局的改变不可能一蹴而就;对俄制裁可能导致2022年全球石油市场存在一定程度的结构性短缺。

2.其他产油国产量增长乏力,原油储备释放增加市场供应

当前国际原油市场受到美国政治、外交政策的扰动很大。为了打击俄罗斯,美国在不断加码对俄制裁,煽动欧美对俄实施石油禁运。然而,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为了增加原油供应、降低通胀水平,拜登政府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促使油价回归理性,如施压以沙特为首的“OPEC+”,推动美国国内油气增产、放松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大规模释放战略原油储备等。

“OPEC+”面临外部增产压力。根据IEA的统计数据,当前“OPEC+”原油闲置产能约为4.53百万桶/天,仅为去年同期的一半,主要分布在沙特阿拉伯(2.00百万桶/天)和阿联酋(1.13百万桶/天)。若两国迫于外部压力而额外增产,则可能会导致减产协议的提前终止。考虑到未来原油市场的平衡离不开俄罗斯的参与,预计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将致力于维护“OPEC+”组织的稳定;尤其为了保持自己在石油市场的话语权和控制力,大概率将继续维持稳健增产的策略。预计二季度 “OPEC+”原油产量(含俄罗斯)环比下降约0.6百万桶/天;其中,哈萨克斯坦受里海管道黑海终端受损维修、卡沙甘大型油田定期维护的影响,产量下降约0.2百万桶/天。

美国石油增量有限。高油价虽然可以刺激美国国内的石油生产,但受到上游投资持续处于低位、页岩油老井产量衰减快、社会能源转型意识增强等方面的影响,美国石油产量增长较为乏力。根据EIA在不同情形下对2022年原油市场的预测,当Brent原油期货年均价格为105美元/桶、114美元/桶时,美国原油产量分别为12.03百万桶/天、12.40百万桶/天,同比分别增长0.90百万桶/天、1.27百万桶/天。在114美元/桶的高油价情形下,美国石油产量才略高于疫情前水平2019年水平(12.29百万桶/天)。虽然美国页岩油产量将有所增长,但是欧美大型炼厂使用的乌拉尔原油很难用轻质的页岩油替代。根据IEA,预计二季度美国石油环比增长0.45百万桶/天。

其他非“OPEC+”国家产量多有下降。受定期维修影响,IEA预计二季度挪威石油产量环比下降0.21百万桶/天,加拿大下降 0.12百万桶/天,英国下降 0.01百万桶/天。预计非“OPEC+”国家二季度石油产量(含美国)为42.6百万桶/天,环比增长为0。

伊核协议谈判仍在推进。如果伊朗重返原油市场,最多将增加1.3百万桶/天的市场供应;其中,伊朗主力出口油种伊朗轻油约占伊朗石油总产量的40%,与乌拉尔原油性质相近,可以作为乌拉尔原油的替代油种。但是,在伊朗因高油价而获得最强话语权的时刻,为确保自身利益最大化,与美方关于伊核协议的谈判很可能无法一蹴而就。二季度伊朗难以全面解除制裁,IEA预计伊朗原油产量环比增长0.1百万桶/天。

委内瑞拉开启与美对话。根据IEA的统计数据,委内瑞拉目前原油产量分别为0.71百万桶/天,闲置产能为0.03百万桶/天,本土原油需求为0.3百万桶/天。若美国放松制裁,委内瑞拉2022年原油产量达到其1.5百万桶/天的目标,国际原油市场最多增加0.8百万桶/天的原油供应。然而,委内瑞拉的重油开采技术要求和成本较高,难以短时间内快速提产;且由于油品较差(高密度、高含硫、高含重金属、低黏度),再叠加向欧洲和亚洲的运距较长,将较难对乌拉尔原油起直接替代作用。根据IEA,二季度委内瑞拉原油产量环比增长0.1百万桶/天。

多国宣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3月以来,以美国为首的IEA会员国多次宣布释放战略储备原油,将在二季度增加约1百万桶/天的供应量。

石油库存加速下降,较难获得补库机会

为了平抑油价,预计石油主要消费国将进一步释放战略原油储备,2022年全球石油库存于现有低位持续加速下降,并较难获得补库机会。

欧美加速缩紧货币政策,对油价形成打压

二季度,欧美货币政策收紧将施压油价。美联储后续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加大,2022年内可能再加息6-7次。欧洲央行决定将在二季度的三个月分别购债400亿、300亿和200亿欧元。

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市场延续震荡态势

二季度需要关注的地缘政治风险包括:俄乌紧张局势及西方对俄制裁加剧将导致油价上升;中东地区局势动荡将导致油价上升;美国放松对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将导致油价下行;美国施压沙特、阿联酋额外增产导致油价降低。总的来说,地缘政治风险导致石油市场不确定性加大。

国际油价预测

展望二季度:全球液体燃料需求增长缓慢,供应略宽松;美联储加速退出货币宽松政策,施压油价;地缘政治因素对市场扰动极大。国际油价大概率高位震荡,预计Brent原油期货二季度均价100-110美元/桶,全年均价90-100美元/桶。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