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储能网站首页储能

2019上半年国内储能市场那些事儿

CNESA研究部通过对上半年国内市场信息的实时追踪,梳理出上半年国内储能市场的十大事件,以飨读者。

文 | 宁娜

作者供职于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

根据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CNESA)全球储能项目库的不完全统计, 2019年上半年,中国新增投运电化学储能项目装机规模为116.9MW,同比下降4.2%。

虽然市场规模相比去年同期有小幅下降,但对于新兴产业的发展来说尚属正常。特别是在国内市场机制、相关标准规范并不完善或缺失的大环境下,产业的发展自然会面临不同程度的困难,并且在吸取韩国储能电站火灾事故经验,以及经历过去一年市场爆发式增长之后,我们需要放缓脚步“冷静思考”,拒绝恶性竞争,维护市场秩序,才能共同推进产业的健康发展。

CNESA研究部通过对上半年国内市场信息的实时追踪,梳理出上半年国内储能市场的十大事件,以飨读者。

两网公司相继发布储能指导意见

2019年初,南方电网和国家电网相继发布了《南方电网公司关于促进电化学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和《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关于促进电化学储能健康有序发展的指导意见》,均将电化学储能纳入了各自的规划,促进电化学储能在各自管辖网络内的发展。

这也是继2017年10月,首个国家级储能政策《关于促进储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以来,两网公司以政策文件的形式正式对外“发声”,尤其表达了双方对于将电网侧储能纳入有效资产的“心声”。

目前,国内电网侧储能项目主流的商业模式中,电网公司承担了兜底作用,因此,它们更加希望将储能计入有效资产,通过输配电价予以疏导。

但同时,两网公司在这一点的支持态度上也不尽相同,南方电网明确指出只有具备保障系统安全、具备投资替代效益、应急供电保障功效的电网侧储能项目,才能被视为电网有效资产,而国家电网并没有明确储能在电网侧发挥的具体作用。

发改委、能源局明确电储能不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

5月24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正式印发《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基于2015年制定的《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试行)》,并结合国外输配电的监管经验,以及总结首轮输配电成本监审试点实践的基础上进行的修订。

《办法》明确指出,抽水蓄能电站、电储能设施等与电网企业输配电业务无关的费用,将不得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此外,对于租赁期满后,用户无偿移交给电网企业的电储能资产,这部分折旧费也不被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

《办法》的出台无疑给两网公司“当头一棒”,不久前,国网公司在上半年工作会议上也明确表态,要暂缓建设大规模电网侧储能项目。

虽然《办法》一定程度上打消了各地电网公司对于电网侧储能项目的投资热情,但是在成熟的、竞争性的市场中,也需要通过公平的市场规则来培育市场活力,而这就更加需要相关主管部门尽快完善市场机制,才能使得各类主体均可以按照规则投资、建设、运营储能,并引导储能通过参与电力市场获取收益。

电网侧储能市场余温仍存

4月23日,湖南长沙芙蓉储能电站项目顺利并网,标志着湖南长沙电网侧储能一期示范工程全部并网成功,这也是继去年江苏、河南百兆瓦级电网侧储能项目之后投运的又一个大规模电网侧储能项目。

湖南电网侧储能示范工程是解决长沙电网局部供电能力受限问题的关键工程,总规模120MW/240MWh,分两期建设,一期工程规模60MW/120MWh,共3个站点,分别位于长沙芙蓉、榔梨、延农3座220千伏变电站。此次并网的芙蓉站,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室内储能电站,且拥有功能最齐全的电池储能毫秒级电源响应系统。

去年,中国电网侧储能市场爆发式增长,虽然上半年发布的《输配电定价成本监审办法》,粉碎了电网公司将储能计入输配电定价成本的希望,但是从湖南、江苏、浙江、北京等地相继发布的电网侧储能招标和进展信息可以看出,市场余温仍在延续,并且由于各个地区电网特性的差异,这些项目在建设方式、技术选型、商业模式等方面也各具特色,例如江苏南京江北的电网侧储能项目首次选用退役电池;江苏苏州的具有“储能站+数据中心+N”功能的电网侧储能项目;浙江湖州金陵的电网侧储能项目首次选用铅蓄电池;北京怀柔的电网侧储能项目采用了先进的电池监测技术和消防系统,全面提升电站安全性和使用寿命。

广东调频储能市场蓝海变红海

2018年8月,南方能监局正式发布《广东调频辅助服务市场交易规则(试行)》(简称《规则》),允许储能与发电单元以联合体的形式提供调频辅助服务。

《规则》自同年9月试行近四个月后,南网区域内首个火储联合调频项目——广东云浮电厂AGC调频储能项目顺利投入试运行。

《规则》的试行正式开启广东AGC调频储能蓝海市场,根据CNESA全球储能项目库的统计,截至2019年6月底,共有25个参与广东调频辅助服务市场的储能项目发布,储能规模合计364MW,其中华润海丰电厂项目的储能规模最大,为30MW15MWh。

经过近一年的试行,在这个容量有限的市场中,“僧多粥少”的竞争格局加剧,既有睿能世纪和科陆电子这样的拓荒者,也有不少新晋玩家,例如智光储能、德升新能源、智中能源互联网、广特电气、万里扬等等,市场正在从蓝海逐渐转向红海。

在这种多路玩家竞逐市场的局势下,企业也在重新审视市场,今年7月下旬“储能联盟中国行产业调研—广东站”过程中,不少企业均向联盟表达了目前自身面临的困境,一方面来自同行的竞争,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加大了企业的投资风险;另一方面则是来自电厂的压力,据了解,目前,已有个别电厂要求项目方也要分摊调频补偿费用,这将进一步加剧企业投资风险,面对这种境遇,有的企业已表示要暂缓脚步,谨慎观察市场。

当前,国内的辅助服务市场规则和储能企业与电厂之间的“寄生”关系决定了企业的“弱势”地位的现状,而距离真正实现公平竞争的市场化阶段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苏州给予工业园区储能项目0.3元/kWh补贴

3月24日,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正式发布《苏州工业园区绿色发展专项引导资金管理办法》,明确对园区节能改造、循环经济和能源互联网项目及其它支撑园区绿色发展的重点项目给与资金补贴。其中,针对在园区备案实施、且已并网投运的分布式燃机项目、储能项目,自项目投运后按发电量(放电量)补贴3年,每千瓦时补贴业主单位0.3元。

园区希望通过补贴政策,鼓励支持建设一批用户侧储能项目,在不增加公共资源消耗的前提下满足企业的用能需求,同时可以利用储能削峰填谷,提升现有电网资源利用效率,实现多方共赢。

在当前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的政治任务条件下,峰谷电价差缩小,再加上相关消防安监、并网等环节增加的额外成本,严重影响了项目的收益。这笔储能补贴可以有效提升园区内储能项目的收益,缩短项目投资回收期,提升企业投资建设项目的积极性。

另外,不同于去年合肥发布的按照光储系统充电量进行补贴的政策,苏州储能补贴则是以放电量为计量单位进行补贴,这也意味着充放电效率更高的储能产品,将更具竞争优势。

青海启动共享储能调峰辅助服务市场化交易试点

4月15日,鲁能集团青海分公司、国电龙源青海分公司、国投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就共享储能调峰电力市场辅助服务签订合约,约定于4月21日至30日将富余光伏与共享储能开展试点交易。

本次试点交易开创了国内储能电站与新能源企业间市场化交易的先河,也是储能技术在促进新能源消纳方面的首次规模化应用。

参与此次试点交易的储能电站为鲁能多能互补储能电站,储能规模50MW/100MWh,最终,试点交易帮助光伏电站增发电量65.8万千瓦时,创造直接经济效益75万元,折合全年预计光伏电站利用小时数可增加180小时,增加经济收益2250万元。

一直以来,储能在可再生能源发电侧的应用,主要服务于单一新能源场站,帮助场站增发电量,商业模式简单,并不足以实现经济性,对于解决弃风/光的作用也微乎其微,亟需通过技术手段和市场化机制创新来破解消纳难题。

在此背景下,国网青海电力创新提出共享储能理念,同时为解决共享储能交易频繁、主体多元、信息复杂等问题,青海电力还引入区块链技术,建立全国首个共享储能区块链平台,通过双边协商、市场竞价和电网调度调用三种交易模式,推动源网荷各端储能能力的全面释放。

新疆正式开启发电侧光伏储能联合运行项目试点

经过连续两轮的意见征求后,6月28日,新疆自治区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新疆监管办向下设各地区及相关电力公司与企业正式发布了《关于开展发电侧光伏储能联合运行项目试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了储能对于构建现代能源产业体系,推进能源生产和利用方式变革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通知》,试点项目全部布局在南疆四地州,储能系统原则上按照不低于光伏电站装机容量的15%、且储能时长不低于2小时来配置,总装机规模不超过350MW。试点项目需在2019年10月31日前建成,所有光伏电站将从2020年起每年增加100小时优先发电电量,持续五年。

《通知》还规定,光伏电站配套储能电站的电价执行所在光伏电站电价政策,与光伏电站一体化运行并享受相应补贴,并且鼓励储能项目按照《新疆电力辅助服务市场运营规则(试行)》参与电力辅助服务市场,并取得相应的收益。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前两版的征求意见稿,《通知》还特别增加了对储能电站安全方面的要求,包括必须建立电池保护系统、火灾自动预警、消防系统等满足现场需求的安全保护措施。

《通知》正式下发近一个月后,自治区发改委、新疆监管办发布了《第一批发电侧光伏储能联合运行试点项目的通知》,共计36个项目,储能规模合计221MW/446MWh,成功入围的储能企业包括:北控智慧能源、智光储能、国能驭新、国网节能服务公司、阳光电源、天合智慧能源、上海动力、易事特、比克电池、猛狮科技等10家公司。

世界银行7.5亿美元支持中国可再生能源与电池储能促进项目

6月,华夏银行申请承接的世界银行全球最大储能项目——“中国可再生能源与电池储能促进项目”正式获批。项目规模达到7.5亿美元,其中世界银行提供3亿美元资金,华夏银行配套等值4.5亿美元的人民币贷款资金,贷款期限18年。

这笔资金将用于支持大规模储能系统,尤其是电池储能系统项目,同时也将支持可再生能源创新利用领域的项目,从而在全国范围内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整合和利用效率。

该项目是世界银行2019财年在东亚地区最大的单体项目,也是国内首个专项支持储能领域的金融产品,将为一批中小企业所承担和实施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促进中小企业的创新与发展。

铁塔计划采购5GWh梯次利用电池替换铅酸电池

2019年,为了继续扩大梯次利用电池使用规模,中国铁塔公司预计应用梯次利用电池约5GWh,替换铅酸电池约15万吨。而作为目前退役动力电池梯次利用产业中的最大用户,铁塔公司已于2018年停止采购铅酸电池,统一采购梯次利用电池,并且根据铁塔公司上半年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中国铁塔塔类站址数(不含室分)195.4万个,同比增长4.0%,每座基站都配备储能系统,储能容量超过1710万千瓦时。

另外,随着5G基站建设进程的不断加快,将有大批基站需要被新建或改造,届时,中国铁塔对储能电池的需求还将大幅提升。

根据CNESA研究部在《动力电池回收再利用产业研究》报告中的预测,2025年,中国新增梯次利用电池的规模将达33.6GWh,市场潜力巨大。

但现阶段,各方对于梯次利用市场前景仍然存在诸多争议,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在电池性能、集成管控能力、经济性、安全性、商业模式、市场认可度等方面仍然面临着很多困难,并且尚无法找到一致有效的答案。未来还需要依托技术研发、项目探索和多方协作共同推动梯次利用市场的发展。

储能电池安全敲响行业警钟

近两年来,多起电动汽车起火事故被曝出,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数据,2018年,国内至少发生了40起涉及新能源汽车火灾的事故。频发的火灾事故,引发社会对于电池安全的热议。

目前,市场上的电动汽车大多采用锂离子电池,电池热失控是导致起火的主要原因,而引发热失控的因素较为复杂。电力储能领域,锂离子电池的装机规模同样占据了最大比重,根据CNESA全球储能项目库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6月底,全球投运锂离子电池储能项目的累计装机比重达到86%。然而韩国接连发生的23起储能电站火灾事故,将人们的视线再次聚焦在了储能电池安全性的问题上。

无论是电动汽车还是储能领域的火灾事故,均引起了储能行业的广泛关注和深刻反思,特别是针对锂电池火灾安全的研究,以及储能安全评价标准体系的建立,越来越受到监管部门和市场参与各方的重视。

在锂电池火灾安全研究方面,2019年7月18-20日,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主办、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和中国化工学会化工安全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的第一届国际锂电池火灾安全研讨会在安徽合肥召开。

会议涵盖了锂电池热失控及传播、传热及数值模拟、滥用条件及产气、容量衰减及寿命预测、热管理、灭火及安全材料等研究热点,全方位地探讨了锂电池火灾安全及热失控防控机制,为储能安全发展奠定了科研基础。

在标准体系建立方面,2018年10月,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征求<加强储能技术标准化工作的实施方案>意见的函》。方案强调要推进重点储能技术标准研制。从系统应用的角度,建立涵盖电力储能系统规划、设计、运行、维护以及储能设备、部件、材料等各环节相互支撑、协同发展的标准体系。方案将推动储能标准实施和技术进步。

储能联盟早在2018年3月就入围了国家标准委第二批团体标准试点单位,并先后组织开展了9项储能领域的标准工作。其中,《电化学储能系统评价规范》已于2019年5月发布,该标准在借鉴国内外相关标准的基础上,围绕安全、性能、环境符合性等方面,建立了一套全面科学的指标体系,用于评价电化学储能系统的稳定性、安全性和可靠性。

此外,联盟还在积极与第三方检测认证机构合作,总结储能项目经验,及时响应市场需求,组织相关标准的研发和推广实施。

未来,联盟将继续推进储能标准工作,与产业同仁一道,共同建立健全储能标准体系,推动产业健康有序发展。

TAG: 原创 储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