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电联召开2019年第一次理事长会议暨2019年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研讨会——刘振亚发表重要讲话

4月18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在北京召开2019年第一次理事长会议暨2019年经济形势与电力发展研讨会。

第24届世界能源大会信息发布会暨企业代表见面会在京召开!

2019年4月16日,第24届世界能源大会信息发布会暨企业代表见面会在京召开。

亨通担纲助力葡萄牙漂浮式海上风电

近日,耐克森(Nexans)高调宣布在葡萄牙WindFloat Atlantic项目的集电线路工程供应上获得了66kV动态海缆T型终端接头和66kV风机...

光伏产业:等待平价的“春风”

光伏新政策前的背景5.31政策近一年,新的政策还未出台,这个时间是光伏行业的“静默期”,“十三五”规划还剩最后两年,光伏产业究竟该如何...

国内首个风电制氢项目设备安装已完成

国内首个风电制氢工业应用项目——沽源风电制氢综合利用示范项目近日再获新进展。

国家电网积极贯彻落实“一般工商业电价再降10%”工作部署

2018年,国家电网超额完成一般工商业电价降低10%的目标,进一步降低客户用电成本915亿元。

2018年煤炭行业发展回顾与2019年煤炭行业发展形势分析

“十三五”煤炭去产能主要目标任务基本完成。年产30万吨以下煤矿产能减少到2.2亿吨/年以内。煤炭行业由总量性去产能转向系统性去产能、结构性优产能。

张国宝:趣闻轶事《塞翁失马,安知非福》

摩托罗拉曾经和华为谈成了收购协议,出75亿美金收购华为。

多家央企补贴欠款超百亿:论压倒新能源的最后“稻草”

财政补贴是一把双刃剑,既是推动产业发展的原始驱动力,又是行业规模化发展的掣肘。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国家财政补贴问题更加敏感,已在全球市场确立话语权的新能源发电,及处于上升阶段的新能源汽车是财政补贴的主要投放领域。

IEA:未来五年全球煤炭需求将保持稳定

2月25日,国际能源署(IEA)在京发布《全球煤炭市场报告(2018-2023)》,报告就全球煤炭市场需求、煤炭价格和煤炭贸易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总结与预测。

2019光伏新政策深度分析——地方政府和企业如何应对

光伏行业在经历高速增长已经从特许权招标电价、固定上网电价走到了全面竞价的时代。

“三大焦虑”困扰电动汽车业 突破瓶颈才见坦途

电动汽车时下仍是高速扩张型产业,然而随着第一批生命周期接近尾声,产业已经进入瓶颈期。至少有三大焦虑困扰业界。 里程焦虑

封面文章|民营大炼化生死

各自不同的开局之后,民营大炼化项目将迎来各自不同的命运。而他们共同面对的都是充满变数的市场前景,以及难度极高的项目运营条件,未来每一步,都将关系生死。

领航研究 | 光伏业酝酿第二春:竞价换补贴,补贴定规模

正在酝酿中的光伏新政拟以竞价换补贴,以补贴定规模,新政实施后,行业可能迎来第二个春天。

与权威专家商榷:对“交叉补贴”和“供气亏损巨大”的不同看法

近日,笔者注意到有专家抛出两个观点,一是天然气在价格理顺之后仍存在交叉补贴,二是气价倒挂致使油企亏损。对此,笔者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想与业内人士进行探讨。

能源辣评 | 重启海上风电:论中海油的傲慢与偏见

原本引领新能源行业发展的转型标杆企业,因为自己的傲慢与偏见,如今却沦为了新能源行业的后进者。

张国宝:实事求是选择核电发展技术路线

我们有门类齐全的装备制造业优势,这是我国可以乘势而上建成世界的核技术大国的有利条件。

清洁取暖选择:被忽视的生物质供热

随着“煤改电、煤改气”面临改不起、用不起、补不起的困境,生物质热电及供热应该得到最优先的发展。

风能光能规模增长,电网侧储能井喷式扩张

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储能应用领域向电网侧扩张。电网侧储能是去年中国储能市场中新增规模最大的应用领域。

海上油气大赌局

油公司和油服公司开始了各自在海上油气开发领域的豪赌。咄咄逼人的先驱者们能否战胜周期性的规律?而一旦油价承压下跌,他们将为自己的冒险付出巨大代价。

平价上网时代,逆变器应具备的“硬素质”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业内讨论已久的平价上网政策终于出台了!

上海电气:智创能源新格局

1月22日,上海电气智慧能源产品推介会以“智创能源新格局”为主题,在北京向用户展示能源解决方案,包括可再生能源发电、储能、智慧能源管理、电能质量管理等智慧能源产品集体亮相。上海电气集团副总裁吕亚臣出席推介会并致辞。电站集团党委书记、常务副总裁吴焕琪主持。

“531”新政后的光伏发展大趋势

所有的结束都是新的开始。光伏补贴的戛然而止,说“急刹车”还是“成人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如同摘下了系在鸟儿翅膀上的黄金,鸟儿会飞得更专心、更自由,更辽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