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电力网站首页电力

华能:云南风电场炼成记

  • 2020-04-17
  • 来源:中国华能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理州的“风”为当地带来了新的能源,在云贵高原西部和横断山脉交界地区,高峻陡峭的山巅上常年云雾缭绕,放眼望去,一座座挺拔的风机迎风而立,80米高的巨型大风车随风而动,点缀着连绵的绿色山脉,在蓝天、白云间构成了一幅静逸炫美的画卷。

云南省第一个数字化风电场——华能野猫山风电场和杨家房风电场、白鹤风电场就坐落在这里。这里是华能清洁能源开发建设的新战场。

野猫山风电场,位于祥云县东山彝族乡北部一带,装有33台风机,杨家房风电场和野猫山风电场相邻,装有18台风机,白鹤场与它们相距55公里,装有28套风机。两个风电场海拔均在2470米至2875米之间。截至2019年底,公司风力发电累计发电17.59亿千瓦时,接近大理州一个季度的用电量。同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26万吨,节约标煤52.8万吨。

驭风:79台风机“听话”地转动

2014年,野猫山风电场作为华能澜沧江公司首个投建的风电场、云南省电源侧第一个智能变电站试点工程,从设备选型、设计、制造、安装等环节加强管控,实现了“全站信息数字化、通信平台网络化、信息共享标准化、高级应用互动化”要求。11月21日,野猫山风电场智能升压站顺利并网运行,填补了公司风电板块的空白,同时也标志着云南省首座电源侧智能变电站顺利投产。

3个电场所有运行值守人员由大理水电公司运维部统一管理,一共有15名人员,分别在两个电场轮流值守。

进入白鹤场,最早看见的运维人员名叫左云东,32岁,白鹤场副场长,学的是电气专业,2014年10月,从水电跨界来到了白鹤场参与风电筹建。据他介绍,电场筹建进场时只有9个人,负责学习管理风电场的安装调试,而这些都是全新的知识。

他介绍,筹建期时5个人同住在一个临时板房内,因电场地处高海拔地区,食用水和食物都要从距电场20多公里的米甸镇拉到山上,遇上大雪封路,喝的水都是用雪水融化后烧开饮用,就连洗澡都只能轮着到距离最近的米甸镇洗澡。2014年12月,野猫山风电场投产后,接二连三地迎来几场罕见的暴雪天气,这样一群从小没见过下雪的南方小伙子在风电场严酷的寒冷中,每天吃点泡面加上已经蔫瘪的菠菜,连续吃了一个星期才等到雪融化。

2019年6月,野猫山风机过了质保期,厂家撤回,需要业主独立维护检修33台风机。第一次接手风电机组,无论技能水平还是管理水平都觉得压力很大,三个风场纵横20公里,涉及3种不同型号的机型,与水电站管理不同,巡检人员工作跨度大,大家担心人员有限的情况下,排查处理故障时间长,影响发电效率……

运行维护人员每天都要拿着图纸一台一台风机爬上去巡检,最高的风机塔筒有85米,遇到故障处理,要不时用耳朵听,不断排查故障,中午饭根本顾不上吃,一待就是大半天。

短短几个月,“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让这个团队迅速成长为风电运维的“精兵强将”,生产运行工作走上正轨,达到了投产即盈利的目标。2019年9月,野猫山风电场荣获全国风电场生产运行统计指标对标南方地区云南省滇西地区4A级称号。

如今,看着自己亲手运行维护的风机“听话”地转动,运维人员内心充满了自豪感和成就感,对2020年后接管全部79台风机充满了信心。

追风:一群追风者与时间赛跑的日子

听着风的声音,看着风机的转动,时间拉回到那段“爬坡过坎”的艰苦岁月。

华能澜沧江公司风电开发源于2010年工作会,当时会场上有关于风电能源开发的一次讨论,一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公司授权大理水电公司开始着手推动风能资源开发,大理水电公司原总经理李志兴先后率队到大理巍山县、祥云县、云龙县和临沧市云县寻找风电项目资源。

没到过高山林地风场的人,很难体会到在崇山峻岭中建一座风电场有多难。“风源复杂选址难、交通不便运输难、气候恶劣施工难。”这几乎是所有高山林地风场建设中会遇到的“三道坎”。

面对诸多困难,为了对风资源数据进行全面分析,将风机安装在最佳位置,实现最大的产能和效益。建设初期,原大理水电公司总经理李志兴、助理赵灿春和驾驶员窦师傅一起,手持测风仪,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踏遍了大理州漾濞县、祥云县、永胜县等风电重点区域的每一个山头,进行场址甄选,为工程建设收集到了宝贵的数据。根据气象数据,确立该区域的风力等级,白鹤场为二级风电场,野猫山优于白鹤场,为三级风电场,具备较强的开发价值。

山路崎岖,交通不便是摆在建设者面前的第二道难关。风电设备的高大身躯,野猫山高山林地风场,从进场道路起至风机机位,如何克服山势陡峭、蜿蜒崎岖、地形复杂的障碍,并有足够宽度和转弯半径,让运输车辆能够通行。前期土建大开挖时,逢雨季时,经常道路泥泞,越野车好不容易开上去,遇上下雨就下不了山,上山的车辆经常滑在路边等候“救援”。经常出现的画面是前面一辆装载机在拖,后面紧跟一辆装载机在推……

争风:是要和老天抢风、抢雨、抢雪

2014年2月,云南省发改委下发了关于恢复全省风电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野猫山风电场要实现2014年底按期投产的目标,必须每天与时间赛跑,抢风、抢雨、抢雪,抢吊装设备、抢施工队伍、抢并网、抢电网专业验收人员……

由于厂家设备供货有限,公司领导带队到供货方协调设备机组;机舱的运输车属超大设备,要从四川德阳一路出发,途经宜宾、昭通水富、昆明、楚雄、祥云,终于10月2日现场第一批机组到位,2个多月的时间,机组全部悉数到位。

风机设备抢到了,吊装设备又变得紧缺,怎样将这些“庞然大物”吊装到80米高的塔筒上安装?受设备交货、阻工、恶劣天气影响,只有提高风机吊装效率,才能保证项目按期投产。公司领导和新能源风电项目人员在米甸镇开会商量对策,优化吊装流程,创新采用650吨主吊吊装机舱,增加一台300吨吊车和两台辅吊配合组吊风轮的流水作业方式,开展现场风机安装工作。在各方努力下,终于争取到1台650吨主吊车、1台300吨的辅吊车和1台100吨辅吊车。80吨主机就位后迅速与三片叶片组装完成,这个组装好的“大风轮”直径达108米,至少吊至60米高空才能翻身,主吊车将“大风轮”安装在塔筒上后,迅速移至另一个机位等待下一个“大风轮”的吊装。每一台设备都要如此往复……同时在野猫山,还要面对现场低温严寒、大风不断、地面湿滑等风机吊装“大忌”,抢下适宜气候的“窗口期”,推动工程安全高效进行。

原本是没有人相信能按期投产的项目,历时75天的吊装,野猫山风电终于赶在当年投产。

沐风:风车美景入画来

建风电场和保护植被之间,如何兼顾?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龙棕,傲然怒放的马缨花树如何被“关照”,公司的风电“开拓者”们用行动对如何履行生态保护责任交出了完美答卷。

野猫山风电场场地内植被以林地为主,建设中的弃渣堆放将占用土地、破坏原地貌、破坏植被和地表组成物。公司专门编制水土保持方案,全力进行渣场环境整改工作。洒草籽、种树木、砌挡墙,将渣场变废为宝,使渣场与周围景观相一致,营造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氛围。

风电场建设中特选适宜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龙棕生长的区域进行围护挂牌保护,并将道路施工中无法避让的龙棕进行移植保护,投资50万元建设占地面积约1.5亩的龙棕保护园区;在野猫山风电场升压站前投资230余万元建设占地约8亩珍稀植物保护园,将道路施工、风机平台开挖中无法避让的马缨花树进行移植保护。三个项目环水保投入达4300万元,得到水利厅专家及环保监察部门的高度评价。

“建设一座电站,带动一方经济,保护一片环境、造福一方百姓、共建一方和谐”,华能澜沧江公司积极参与当地经济建设和扶贫公益事业。其中,改善民生工程就投资210万元,涉及投资白鹤场村人畜饮水工程、祥云县米甸镇石沉江村大箐人蓄饮水工程、祥云县东山外苴居村二组人蓄饮水工程等,同时,还投入20万元改善基础教育设施。

碧波海阔浪潮涌,风好正是扬帆时。未来,公司新能源如何乘风而上,新能源公司总经理毕宏斌表示,随着云南电力市场供需情况变化,公司新能源将迎来新一轮大的发展机遇,这为爱岗敬业的公司员工们提供了良好的舞台,我们将为公司的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再作出新的贡献。

TAG: 风电 电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