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电力网站首页电力

中美之间煤炭贸易潜力几何?

  • 2019-12-03
  • 来源:能源杂志
要提高中美煤炭贸易,将面临美国国内对煤炭产业的法律限制、海上煤炭物流运输渠道优化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等障碍。

美国拥有世界第一的煤炭储量,也是主要煤炭出口国之一,中国是煤炭消费和进口的第一大国。受地理位置、海洋运输成本、市场竞争对手、两国能源政策等因素影响,中美之间的煤炭进出口贸易总量不大。要提高中美煤炭贸易,还将面临美国国内对煤炭产业的法律限制、海上煤炭物流运输渠道优化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等障碍。

美国煤炭业基本情况

(一)美国煤炭储量居世界第一

美国的煤炭储量位居世界第一,2017年探明储量达2587亿吨,占世界煤炭储量的25%,按美国当前的使用率预计可开采年限达300多年。中国的煤炭储量为1339亿吨,少于美国、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位居世界第四,占世界储量的13%。

2017年,美国1200多座煤矿生产了7.74亿吨煤炭,86%用于国内电厂发电。美国有25个州拥有煤矿,60%分布在密西西比河的西岸、40%分布在密西西比河的东岸。

(二)美国煤炭生产、消费、贸易情况

生产:美国国内煤炭产量整体呈下降趋势,2017年产量为7.74亿吨。美国煤炭资源开采条件良好,其中可露天开采的煤矿资源为5.06亿吨,占比65%。

消费:煤炭主要用于电厂发电,2014-2017年占比均达到92%以上。

贸易:美国是煤炭的净出口国,进口数量很少,并不断下降。出口量先降后升,2017年出口9700万吨,占国内煤炭产量比重为13%,是近年来的最高占比。

(三)美国东部地区为主要煤源产区

从出口煤源的区域分布上:美国有东部、西部两大煤炭区域,其中,东部出口总额占比约为0%,西部出口总额约占20%。东部地区的西弗吉尼亚州为最大的出口州,2017年出口达3400万吨。

国际煤炭贸易和中美贸易现状

(一)煤炭贸易的国别分析

中国为最大煤炭进口国,美国为前五出口国,但中美煤炭贸易量较小。

煤炭贸易是全球煤炭市场不断增长的重要部分,2015-2017年世界煤炭进出口额均达13亿吨以上。其中,2017年煤炭国际贸易占到全球煤炭消费总量的近20%,达到13.7亿吨,环比2016年增长3%,较2000年增加1倍多。

出口商:从贸易国别上,最大的煤炭净出口商相对均衡的分布在全球,排名前5的煤炭出口地区为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俄联邦、美国、哥伦比亚。

进口商:最大的煤炭净进口商集中分布在亚洲,占到全球煤炭进口的四分之三,排名前5的煤炭进口地区分别为中国、印度、日本、韩国、中国台北。根据IEA、BP、EIA等能源机构预测,亚洲的煤炭需求仍将会持续增长。

目前,中美之间煤炭贸易量较小:中国是第一大煤炭净进口国,主要从印尼、澳大利亚、俄罗斯进口煤炭,从美国进口量较小。

(二)煤炭贸易的煤种分析

冶金煤贸易方面,美国的冶金煤出口对手主要是澳大利亚,中国是第一大冶金煤进口国。全球冶金煤贸易在近年稳定在10亿吨。中国是最大的冶金煤生产国,占到全球总产量的50%。2013年最高产量达6.5亿吨,自后随着去产能减少至5.5亿吨。冶金煤生产集中程度高,中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和美国占到全球80-85%。

中国还是第一大冶金煤消费国,近年占到全球消费量的三分之二以上,其他消费国包括印度、俄罗斯、日本、韩国和美国。

尽管中国和印度自身国内煤炭储量巨大,他们仍然为世界第一、二位冶金煤进口国。日本、韩国、和台湾拥有大型钢铁生产商,但是自身没有冶金炼焦煤资源,基本靠进口满足需求。此外,美洲和欧洲的钢铁商也是重要的冶金煤炭进口商。

亚洲的冶金煤进口主要来源于澳大利亚,其次是加拿大、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和美国;澳大利亚和美国在欧洲进口市场占据主导地位,其他供应来自俄罗斯。在美洲,进口供应通常由澳大利亚和美国提供,加拿大的供应量较少。

因此,美国冶金煤炭出口国的主要直接竞争对手是澳大利亚、俄罗斯和加拿大。这些国家与美国竞争冶金煤炭贸易市场,2017年约为3亿至3.25亿吨。

进出口市场的供应是可替代的,可以在来源之间转移。例如,在中国进口需求增加其澳大利亚冶金煤进口的情况下,其他市场对其他国家的需求就会增加。

动力煤贸易方面,美国动力煤出口变化大,中国是最大的动力煤进口国。在全球范围内,动力煤产量在2013年达到顶峰,并且此后一直处于稳定状态。东南亚和印度的增长抵消了西方大部分地区生产和消费的下降。

今天,超过50个国家生产动力煤,其中许多少量生产,但前七大动力煤生产国通常占全球产量的85%左右。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煤生产国,尽管其产量有所下降,但仍占2017年全球动力煤产量的40%以上。最大的动力煤生产国包括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俄罗斯、南非和德国。2017年,美国占全球动力煤产量的11%左右,但其全球份额正在迅速下降,因为它的国内能源消费市场份额正被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中不断占据。

中国也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动力煤消费国,2017年占全球消费量的一半以上。2017年前七大消费国占总消费量的80%左右。在中国之后,其他顶级煤炭动力煤消费国包括印度、美国、德国、南非、俄罗斯、日本和波兰。2017年,美国在全球动力煤消费中的份额超过9%。

与冶金煤的情况一样,由于质量和成本原因,印度和中国仍然是大型动力煤进口国。由于没有国内煤炭资源和依赖进口,日本、韩国和台湾也是大型动力煤进口国。2017年,德国和土耳其是欧洲地区最大的动力煤进口国。这七个国家合计占全球进口煤炭的四分之三左右。

动力煤全球来源较多,但质量差异很大。印度尼西亚(2017年为3.64亿吨)和澳大利亚(2017年为2亿吨)是全球最大的动力煤出口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由于与需求不断增长的亚洲市场地域接近,其生产商能够从低成本的运输成本中获得竞争优势。

俄罗斯也是一个大型动力煤出口国,虽然其陆上运输成本非常高,但其可以以非常低的海运成本向东北亚输送煤炭。俄罗斯动力煤也通过陆地和海洋运往欧洲地区的多个地方。哥伦比亚和南非也是动力煤的大型出口国。虽然两者都服务于全球市场,但哥伦比亚煤炭主要销往欧洲,而南非煤炭主要销往亚洲。

美国一直占据动力煤出口国前十名的位置,但其出口量变化很大,通常是全球市场的补充供应商。2017年美国动力煤出口约3700万吨,主要服务于欧洲市场。由于缺乏美国西海岸港口的运输能力,美国煤炭在亚洲的竞争优势受到制约。2017年约1000万吨美国西部动力煤通过加拿大港口出口到亚洲。美国在动力煤出口的主要竞争对手取决于市场,在欧洲,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俄罗斯和哥伦比亚。在亚洲,主要竞争对手是澳大利亚、印尼。

美国煤炭出口贸易的市场分析

(一)美国煤炭出口贸易概况

随着国际市场对动力煤和冶金煤的供需变化,煤炭出口大幅增加。动力煤是用于发电时产生蒸气动力或者在诸如水泥生产等产业流程中提供能量,冶金煤主要用于钢铁冶炼。2017年,美国煤炭出口环比增加61%至9700万吨,是自2014年以来最高额。分出口煤种上,64%为冶金煤,36%为动力煤。

(二)美国煤炭出口的市场分布

欧洲和亚洲是美国主要的煤炭出口市场。由于美国东海岸和墨西哥湾沿岸码头靠近欧洲,美国历来是欧洲主要煤炭供应国,美欧建立了长期商业关系,欧洲稳定消费来自美国的高质量煤炭。亚洲对煤炭的快速给美国煤炭出口提供了重要机会。

近年,亚洲市场所占比重有所提高,但欧洲和非洲仍为美国煤炭出口的主要市场。

(三)美国煤炭出口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美国煤炭出口给美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经济利益,能够强有力的支持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美国能源优先目标。低成本煤炭发电促进了商业和制造部门,使得其在国际市场上拥有竞争优势。

煤炭资源的富足让美国能够出口能源,在帮助贸易伙伴和新兴国家战胜贫困和实现现代化进程中,同时也稳固了美国经济增长。

鉴于国内煤炭需求有所放缓,煤炭出口对美国煤炭出口商越发重要。2017年出口占产量12.5%,是自1980年以来最高值。煤炭出口给GDP贡献1300亿美元,直接和间接创造了10万个工作岗位。

2017年,煤炭出口关联产业的工人年均收入达10万美元,远高出美国平均工资6.8万美元。但是煤炭出口创造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几个州,其中西弗吉尼亚为16730个,弗吉尼亚为13480个,宾夕法尼亚为8740个,阿拉巴马8630。尽管煤炭出口对美国整体经济的影响较小,但对特定地区的贡献程度较大。比如,2017年西弗吉尼亚的煤炭出口占到GDP的3%,总就业的2.5%。

中美煤炭国际贸易所面临的障碍

中国是世界煤炭第一进口国,美国是排名前五的煤炭出口国,从资源禀赋和供需结构上,中美存在做大煤炭贸易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中国仍将在一段时间内需要以煤炭做为主要能源供应来源,国际市场仍是其能源改革中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加强国际合作的重要部分。但中美在煤炭领域提高国际贸易进出口额,主要面临以下障碍:

(一)美国国内法律对煤炭开采的限制

美国拥有丰富的煤炭储备,可满足国内和国际市场需求。但是一些现有的和未来的联邦矿产所有权和采矿法规会限制美国煤炭储备的出口发展,比如联邦租赁的采矿法规会影响美国煤炭出口的竞争力;河流保护规则会削弱阿巴拉契亚地区的露天开采能力,并在整个美国使用长壁开采技术。一些规则的废除又恢复又废除给煤炭生产商和投资界带来了不确定性,削弱采矿积极性。因此,需要联邦和州一级的政府举措为美国传统煤炭供应地区的持续生产提供支持,并扩大非传统煤炭供应地区的生产,以满足海外旺盛的煤炭需求。

(二)美国煤炭海运物流通道仍需改善

虽然美国东海岸的终端产能足够满足需要,但仍需努力扩充深化航道等,以提高航行效率,允许船只安全进出港口通行。

随着渠道的优化,煤炭出口经济将会有所改善,以容纳更大的散货船。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出口码头也需要改善内陆水道和水坝的疏浚和维护。美国西海岸出口终端的能力十分有限,严重阻碍了美国西部出口煤炭的能力,必须改造山区并建设新的煤炭码头,以增加西部煤炭出口。

(三)美国法规和国际法规对燃煤设施的金融禁令

美国和国际上对海外燃煤设施发展的金融支持禁令,限制了美国煤炭出口的机会。2013年6月,奥巴马总统宣布美国将不再为在海外建设新的燃煤电厂提供公共财政支持。总统指令的目标作为其气候行动计划的一部分,是为了限制来自燃煤电厂的温室气体。该指令通过财政部指导实施的,有效地指示美国多边开发银行(MDBs)的代表投票反对任何此类项目。

美国进出口银行(EXIM)、世界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欧洲投资银行等也纷纷采取了类似的限制措施,一些商业银行为回应政府压力,也采取了各种限制。同样,虽然亚洲开发银行没有明确禁止,但它停止资助大多数煤炭项目。

(四)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摩擦

国家间的贸易政策和协议有可能扩大或限制美国煤炭出口市场。增加煤炭出口有可能改善美国的贸易平衡,同时帮助煤炭生产商增强对国内市场不确定性的应对能力,这两者都是特朗普政府的关键优先事项。但是当前美国与中国等紧张的贸易局势对美国煤炭产生了负面影响,两国能源贸易和投资均面临缩减压力。但是,与此同时,对全球贸易问题的高度关注也为美国谈判代表扩大美国煤炭市场准入提供了机会,提高煤炭出口的机会可作为贸易谈判的一部分。

(注:本文为笔者前往美国进行为期1个月的实地考察和学习培训内容整理所得。)

TAG: 煤炭

上一篇:山东-河北特高压环网工程12月投运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