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坚守是最好的担当 疫情期间南方电网公司广大党员干部坚守岗位保生产

换流站值长滕昭林 三次申请连值 五十天在岗守站

疲惫的滕昭林在出站的通勤车上睡着了。 范冬春 摄

疫情期间,为了减少人员流动、缓解人手紧张问题,超高压公司曲靖局牛寨换流站运行一值值长滕昭林3次申请连值,从春节前到3月8日,累计在岗值守长达50天。

地处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牛寨乡的±500千伏牛寨换流站是世界上输电容量最大、输电距离最长的同塔双回直流输电工程——溪洛渡直流工程的送端站。通过牛寨换流站,云南金沙江中游的清洁水电源源不断地送到了广东。

牛寨站距离曲靖市区480公里,交通不便。每次进站,值班员需要乘坐8个小时左右的交接班车才能到达站里,而每次值班,值班员都要在站里连续工作10天后才能交接班。

1月19日,滕昭林提前两天进站值班。春节马上就要到了,他满心期待这次值班结束后,就能回到贵州贵阳与家人团聚。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了。

“这次疫情来势汹汹,牛寨站看似‘与世隔绝’,但也不能掉以轻心。”每天关注疫情发展,滕昭林很快意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身为值长的他马上提高了警惕。

同事们觉得牛寨站地处深山、远离市区,不会受到什么影响。滕昭林一改往日的随和,严肃地对大家说:“疫情发展迅速,现在局里站里都在紧急制定措施,我们要做好预防工作。”滕昭林开始在站内取消食堂集中用餐,要求班员佩戴口罩,每天给同事们推送疫情信息和防疫知识,让同事们逐渐认识到了疫情的严重性。春节期间,站内后勤人手不足,滕昭林便主动带着大家打扫站内卫生,开展公共区域消毒。

临近2月3日交接班,疫情发展更为严峻了。这让滕昭林犹豫了,想到年后回来接班的同事存在上班途中受到感染的风险,可能影响站里正常生产秩序,他提议自己所带领的一值全体人员延长值班时间,减少人员流动。他的提议得到了同事和领导的一致赞同,局里批准了他所在的一值延长5天值班的申请。

5天后,滕昭林和同事们准备交班出站。然而接班的二值有两位同事因为从省外回来,需要居家隔离观察14天,二值人手不足。得知这个情况后,滕昭林主动申请支援二值,继续值班。“站里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是关键时期,我来顶上没问题。”有着12年党龄的滕昭林,自2010年牛寨站建站筹备之初就加入了这个团队,可以说,牛寨站是滕昭林的另一个家。

“那段时间,老滕每天都挺忙的,主控室离宿舍直线距离不超过500米,他也只有吃饭和晚上睡觉时回来一下。”同事辛亮说,值班期间,除了正常巡视、操作、处理设备异常等工作,还要做好疫情防控,大家的心理压力会比平时大,担心生产、担心疫情,也更牵挂家人。滕昭林也一样。每次下班,他就会抓紧时间与家人视频通话,儿子常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妻子问他累不累,他总说不累,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总说“快了快了”。

顶替居家隔离观察的同事值班,14天又过去了。2月20日,原本可以回家的滕昭林再一次犹豫了。他想,回贵阳后再回来上班,按要求得先居家隔离14天,站里人手本就紧张,不能因为自己影响了值班秩序,还是留在站里继续工作更妥当。

滕昭林再一次留在站里。这期间虽然不是值班状态,但滕昭林也没闲着,他认真开展站内公共区域消毒、统计部门人员测温情况和行程信息等后勤工作。“多亏了滕昭林留在站里,带着大家既干生产又忙后勤,这才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期。”站长李林说。

驻站的50天里,滕昭林和同事们一起累计无差错执行操作4552项、许可工作票34份,发现并消除设备缺陷40项,安全平稳送电广东23.1亿千瓦时,有力保障了西电东送大通道的安全畅通。

3月8日,站里所有外地返回的值班人员全部居家隔离完毕并安全返岗,滕昭林在完成交班后,这才终于出站了。

坐在出站的车上,同事们打趣道:“老滕,你可真是把‘以站为家’体现得淋漓尽致啊!”滕昭林憨憨一乐,一脸倦意却很开心。他告诉同事们,这次出站他要直奔家里,因为再过一个月,他的第二个孩子就要出生了。

说完,他倒头就睡了过去。 (李桦 范冬春 解家培)

值守调度员刘凯 “电网指挥官”保障可靠供电

刘凯正在岗位值守。 张舸 摄

“疫情结束后,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休假回武汉看望我的父母,但是现在我必须坚守岗位。”与共同奋斗在战“疫”保电一线的同事相比,广东电网公司广州供电局电力调度控制中心(以下简称“广州中调”)值守调度员刘凯心情更为复杂——他的父母就住在距离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足两公里的小区。

一边是严重的疫情,一边是急需人员保障的调度值班,身为家中的独子,刘凯自然放心不下身处“暴风眼”中的父母,但他还是选择了坚守岗位。

刘凯所在的广州中调是保障广州电力生产运行的“大脑”,也是打赢疫情防控的重要环节。疫情之下,做好调度人员值班及应急储备安排,最大限度保障调度员群体安全健康,确保电网有序调控,显得尤为重要。

听到自己所在的调控中心第三党支部要成立抗击疫情保供电党员突击队时,90后的党员刘凯第一时间报了名。春节以来,刘凯作为党员突击队成员,一直坚守在调度值班一线。广州中调全体调度监控员坚守岗位,不断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应急值班方案,将原来的五班三倒值班模式调整为四班两倒,每个班的工作时间从8小时延长至12小时,并启动了备调同步封闭值班,主、备调两套值班人员同步运行、物理隔离。

对此,刘凯及同事们从未喊过一声累,舍小家、顾大家,全情投入工作,全时段加强对疫情定点收治医院等重要场所及全市居民的用电状态监控,做到第一时间发现并处置故障,确保全市特别是重点客户的可靠供电。“我是一名党员,组织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退缩。”刘凯说,守护好羊城万家灯火,是自己的承诺,也是责任。

工作之余与家人在电话里互道一声平安,是刘凯每天最开心的时刻。虽然不能陪伴父母,但他每天收集整理最新的科学防护要点发给父母和亲友,并细心解读、反复叮嘱。

随着广州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系统负荷快速攀升,电网调控工作量也在不断增加。前不久刘凯的父亲也复工了,他的父亲是从事桥梁设计和维护的技术人员,复工后主要负责维护疫情期间桥梁通行安全保障。“现在我们算是‘上阵父子兵’了。”刘凯说,“我们都是普通人,做的都是一些平凡的工作,坚守好自己的岗位就是最大的担当。” (刘婷 梁景云)

供电所副所长陈位飞 “飞”奔在战“疫”保电最前线

陈位飞随身携带手电筒,检查客户用电设备。 姚其欣 摄

在海南电网公司海口供电局梳理出的94家防疫重要保供电客户名单中,秀英供电所负责的有37家,占该局总量三成以上,且是全局唯一一家医疗机构、防疫医药企业、集中防治区域、防疫指挥机构及交通枢纽五大类场所均有涉及的供电所。

责任大,压力也大。秀英供电所副所长、党支部副书记陈位飞从大年初一开始,就一直奔忙在战“疫”保供电一线。作为一名退伍军人、一名老党员,他怀揣初心、肩扛责任,在工作岗位上恪尽职守。

“只有到现场,我才安心”

3月2日,在海南康芝药业有限公司配电房内,陈位飞从口袋中掏出一支便携手电筒,细细检查用电设备的运行状况。除了口罩,这支便携手电筒成了陈位飞外出工作时的必备工具,从大年初一至今,他用这支手电筒检查过的用电设备已不下百台。

海南康芝药业有限公司是海南全省建设投产首条口罩自主生产线的企业,每日生产4万个口罩送往战“疫”一线。在生产线开建到投产,陈位飞5次带队上门为该企业做用电检查,大到应急发电机启动频率,小到配电房的湿度,都要一一过问、反复检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只有到现场,我才安心。”

“雷厉风行”是同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5年的部队生活练就了陈位飞高效的执行力,每当有突发任务,他总是第一个到达现场。一天工作下来,陈位飞的微信步数通常都是朋友圈中第一名。

在陈位飞25年的电力从业生涯中,他经历过特大洪灾的抗灾工作,也经历过多次强台风的抢险先锋。“面对病毒,我怕,别人也怕,可工作总得有人来做。关键时刻还是要站出来,才对得起肩头的责任。”

“他们出不去,但我们的关爱能进来”

疫情期间,为了保障员工健康,陈位飞对排班进行了调整,在保证完成工作任务的前提下,安排最少的员工现场工作。可在长长的排班表内,陈位飞的名字却是一个“高频词”。陈位飞的想法很简单,“我多外出一次,所里的其他员工就可以少出去一次,这也是为了降低所内疫情风险考虑。”

海南兵工大酒店为政府设置的集中隔离点,主要用于隔离省外疫区来琼人员。2月3日,当得知酒店没有配备应急电源时,陈位飞再次奔向现场。“一些核心问题光靠电话沟通是解决不了的,一旦出事难以及时作出反应。”对陈位飞来说,防疫重点场所保供电工作事关重大,只有亲自去到现场,才能及时发现问题,就算突发故障也能做到心里有底。

这家酒店接纳了上百名正在接受集中医学观察的人员,一到门口,陈位飞就感受到了紧张气氛。酒店里忙碌着的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全副武装”,外来人员要进入酒店区域还得接受一系列登记、消毒程序。

沟通、协调、施工……待施工人员为酒店配电房放置了电缆接口,确保紧急情况能迅速接入应急发电车后,陈位飞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远离家乡,在异地隔离,这些旅客内心肯定十分焦虑。主动上门服务是我们应该做的,虽然他们出不去,但我们的关爱能进来。” (姚其欣)

设备维护班班长黄东福 战“疫”一家人的一天

黄东福(左一)和父亲黄汝伟(左二)、妹妹黄花(右一)来到村民李聪家,黄东福负责检查用电问题,父亲和妹妹为李聪一家测量体温。 梁渊文 摄

2月8日清晨7时许,广西崇左扶绥县昌平乡木民村黄东福家中,火炉上的玉米粥冒着热气,黄东福的母亲依次将热腾腾的玉米粥装入3个保温壶里。这是黄东福和他的父亲、妹妹3个人今天的午餐。

黄东福是广西电网公司崇左扶绥供电局昌平供电所设备维护班班长,他的班组肩负着昌平乡所有供电设备运维和抢修工作。黄东福的父亲黄汝伟年轻时是部队的卫生员,退休后被返聘为木民村卫生室村医。黄东福的妹妹黄花卫校毕业后,也留在村卫生室工作。

从1月底开始,村里的防疫工作愈加繁重。在黄东福的提议下,兄妹两人决定搬回村里跟父母住在一起。春节至今,父子三人一直坚守在抗击疫情前线。

“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停电!”这一天,黄东福照例背着工具包进山巡线。疫情期间,村民居家用电增加,供电线路负荷加重,黄东福每天要带着班员沿着昌平乡9个村的5条供电线路巡视,为了加强巡视维护,他们一个星期要把平时一个月的路走完。

连日的阴雨让原本就不好走的山路变得更加湿滑。下午14时,黄东福还没出山,肚子饿得咕咕叫,他端起保温壶里母亲装的玉米粥往嘴里灌。还是温热的。

父亲黄汝伟今年已经72岁了,疫情发生以来,他每天早上8点准时从家里出发,为村里36名重点防控对象进行医学观察。他们是从外省回家过年的务工人员,返乡后均按要求采取居家隔离措施,黄汝伟负责每天上门两次为他们测量体温,监测身体状况。

对黄汝伟来说,一天的时间非常紧。这36名重点防控对象涉及3个片区共18个生产队,住得极为分散,每天上午、下午需分别测量一次体温。大多数情况下,除了测温,他还需要安抚关注对象、宣讲防疫知识,并及时向村委及卫生院反馈监测情况。忙完这些,午饭也只能简单地喝几口热粥。

中午13时,守在入村主干道上的黄花给父亲打来电话,提醒父亲记得喝粥。这条道路是疫情期间出入村内唯一通道,黄花要为必须进出村的村民测量体温,进行登记。还要做好群众工作,劝返非必须进出村的村民。由于防疫点是临时设定,只有一顶帐篷遮雨,寒风从四面来袭,喝上一口热粥,能使黄花暖和些。

当天下午,黄东福接到父亲电话,让他带上工具到村民李聪家跑一趟。李聪从武汉返乡后隔离在家,黄汝伟在为其测量体温时看到他家里的灯一闪一闪,电视开不了,电烤炉也用不上,小孩直闹腾,吵着要出去玩。黄汝伟思索再三,没有拨通电力抢修热线,而是直接拨通了儿子的电话。“他是党员,又是班长,理应他来,不劳烦别人。”

当黄东福赶到时,刚换班回来的妹妹黄花正在门口安抚哭闹的小孩,父亲拿着新的口罩和一次性雨衣在门口等着。黄东福“换装”完毕,父亲一再强调了防护要求后,黄东福进入李聪家检查用电设备,发现电表箱上的空气开关已经被烧焦。他拿出新的开关娴熟地安装上,合上开关一刻,灯重新亮了起来。

再细细地检查一遍后,黄东福才走出院子。父亲拿着喷壶对着他全身喷洒酒精消毒液,头发、衣服、双手、裤子、套鞋,甚至鞋底,无一疏漏。“哧——”一束水珠喷射而出,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下来,消毒液在阳光映射下散发出五彩光芒,向周边散开来。 (易欢 梁渊文)

工程攻坚党员突击队 “把耽误的进度夺回来!”

党员突击队队员开展禄高肇直流工程DPT试验接线。 张建设 摄

“通过倒排工期,与时间赛跑,我们基本把耽误的进度夺回来了!”当前是昆柳龙工程和禄高肇工程(云贵互联通道)仿真验证试验(DPT,DynamicPerfor-manceTest)的关键阶段。按照进度安排,4月底和5月底两个工程的DPT试验需要各完成800多项、500多项试验。截至3月9日,昆柳龙工程DPT试验完成285项,禄高肇工程DPT试验完成182项。

“困难和挑战都是巨大的,工程攻坚党员突击队就是要将责任扛在肩上,冲锋在前。”南网科研院工程攻坚党员突击队队长郭琦表示,突击队下设昆柳龙工程和禄高肇工程两个分队,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重大工程试验,每周7天无休驻扎试验场地,争分夺秒打好重点工程试验攻坚战。

试验分区人员分组 每周7天不间断作业

“我们将试验人员分为2组,两班倒进行现场试验,保持两组人员完全不碰面、不接触,最大限度进行人员隔离防护。”郭琦介绍,一组人员在现场试验的同时,另一组人员也没闲着,要忙着分析校核验证数据。突击队员每周7天无休驻扎试验场地,千方百计完成各项任务目标。

为落实南方电网公司以及南网科研院各项疫情防控要求,突击队提前排查试验人员身体状况,结合工程试验实际发布了试验安全管控措施及现场作业10项防疫管控措施,项目现场分成了文档区、仿真区、分析区等,还划分了昆柳龙、禄高肇两个工程的指定休息区和专用洗手间。试验组还专门设置了疫情防控监督员,确保试验人员在个人防护、身体状态监测、交通出行等各个方面严格按方案落实,安全有序推进试验。

昆柳龙工程分队自主掌握了试验系统调试关键技术,完成精度校核,通过每天排班按计划完成20项试验,目前昆柳龙工程DPT试验完成285项试验项目,累计发现76项问题并提出解决建议,为优化工程运行性能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撑。

工期紧、人员少、调试难度大,一天20项试验任务是必须要完成的,还需要复核、检查、预试验,以及作为联系人与5个设备厂家人员保持线上沟通协调,以便最快解决问题。“大家像打了‘鸡血’似的,每天忙到晚上九十点钟是常态。”昆柳龙工程分队队长林雪华说,下一步,昆柳龙工程分队将坚持工程设计技术指标不动摇,保障工程应对交直流故障下的动态响应性能满足工程设计要求。

“厂家技术人员无法到位,我们自己上”

设备接线是禄高肇工程试验运行调试的第一步,但疫情期间,厂家技术人员无法及时到位。

“我们自己上!”为保障工程试验按期推进,禄高肇工程分队决定自主开展试验系统设计及接线,这也是南网科研院的科研人员首次自主开展DPT系统接线。

“我们自主设计试验系统接线方案,通过‘两班倒’模式加班加点完成接线、系统调试和精度校核。”禄高肇工程分队队长廖梦君介绍,团队的4个人利用1周的时间把整个三端直流DPT系统几百根线缆的接线、端子逐一梳理,每一根接线都反复检查,确保没有错漏。

“每根电缆里有多根线芯,特别是触发脉冲,1根电缆里就有32根芯,每根直径不到2毫米,按单色、双色、三色区分,把我们眼睛都看花了,现在一听到‘触发脉冲’4个字都感觉到眼睛发胀。”说罢,廖梦君不自主地又揉了揉眼睛。接线完成、系统成功运行后,厂家技术人员来现场查看时很是惊讶,“没想到你们一次性就带电成功,把系统转起来了!”(周慧)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