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 2020-04-20
  • 来源:中国石化
“发现号”是唯一在南北两极都开展过地震作业的物探船,被称为中国物探第一船。它曾以世界海域为纸,以蓝色航迹为笔,书下了一座座海上丰碑。

3月18日,三亚码头。
伴随着悠长的汽笛声,上海海洋石油局功勋船舶——“发现号”轮,宣告正式退出海洋勘探舞台。
“发现号”是唯一在南北两极都开展过地震作业的物探船被称为中国物探第一船它曾以世界海域为纸,以蓝色航迹为笔,书下了一座座海上丰碑。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时刻牢记为国勘探初心,始终坚守能源安全使命……”在“发现号”退役仪式上,员工们握紧拳头,铮铮誓言回荡在蓝天上空。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1990年-上海
他们将不舍的目光投向“发现号”,这位久经沙场、战功赫赫的“老兵”出生于1980年,身上承载了海洋物探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再见,一生挚爱——
 “您觉得‘发现号’对您意味着什么?”
 “一生挚爱吧!”
 “发现号”第一任经理,已退休的关凯平轻轻地说,眼中含着笑,仿佛又回到了带领船队搏击风浪的岁月……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那个时候条件没现在好,设备没这么先进,什么都要自己动手。伙食就更不用说了,一只火鸡腿要好多人分着吃……”曾任“发现号”翻译的王学说。
为了学习国外先进的管理和海洋勘探技术,更好地完成海洋石油勘探的国家使命,上世纪90年代初,“发现号”开始进军国际市场。
 与其说进军,不如说求生。面对严苛的国际行业标准、“垄断”的施工作业法和高额的设备维护修理费,以关凯平为代表的老一辈海洋物探员工深刻地认识到:想要生存,除了优秀,别无选择!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为了节省费用,换件、拆卸、吊缸、充油、修补等,他们想办法在船上自行解决;还购买原材料,制作螺丝钉、电缆等。
经过几年打拼,“发现号”用质量和效率打败竞争对手,一度在强手如林的国际地球物理行业中跻身前三甲。
 “人生最美好的岁月都献给了它,但我无怨无悔,那些跟战友转战四大洋的日子,成了一生中最珍贵最自豪的经历!每每回忆起来,它都让我感到家的温暖。”
当读完这段寄语,许多不能亲临现场,只能通过视频观看退役仪式的员工纷纷留下了热泪。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人人都有“强迫症”——

2010年,中国东海,“发现号”。
 “小赵,跟我到后甲板把线绑上!”定位组长倪恒喊道。
 “马上就来。”接到师傅指令,操作员赵戌未立即行动起来,安全帽、连体工作服、救生衣、工作鞋、工作手套,穿戴完成还要拿上工具刀、五号扳手、防水胶带、扎带……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在赵戌未面前,刚刚打开的两层工具箱犹如一个微缩的展览馆。数十件工具,整齐地排列在两层隔板上,不同种类的工具按功能、尺寸有序摆放,看不到油污。
有人开玩笑说,“发现号”上的员工都有“强迫症”。没错,虽然没有明确的制度要求,但小到报表的列宽、记录的格式,大到设备的修理、作业的安排,都有一套标准的流程。
这样的标准现在司空见惯,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初,没有5S管理指导的情况下,海洋物探员工已将好的习惯固化于心,并不断改进一直保持至今。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10年过去了,当年的徒弟小赵变成了师傅,成为“发现6号”(中国石化唯一的多缆物探船)的主力定位组长。而当初的定位组长则作为最后一任经理,参加了“发现号”的退役仪式。
角色在变、岗位在变、环境在变,唯一不变的是30年来精益求精、严谨规范的工作作风,还有始终改不掉的“强迫症”。
 “组长,这个非要摆这么整齐吗?”见习操作员不解地问道。
 “必须要!这是师傅教的。”一个声音回答得铿锵有力。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合恩角之歌——
 “Around Cape Horn where the stiff winds blow(在狂风吹过的合恩角周围)……”这首略带年代感的《Around Cape Horn》(合恩角之歌),给“发现号”带来了终生难忘的故事。
2014年2月,“发现号”从智利出发,前往南极海域作业。必经之路合恩角和德雷克海峡,常年风暴异常、海水冰冷,有着“海上坟场”之称。历史上,曾有500多艘船在合恩角附近沉没,两万余人葬身海底。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在穿越德雷克海峡的航程中,船员要顶着近10级的大风,伴随着近10米高的巨浪艰难航行,左右摇摆一度达到骇人的80度。巨大的海浪落下时,整条船像是要掉进深渊,但紧接着又被抛起。
“想想真是后怕,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风浪啊!”时任“发现号”船长的朱军农回忆时仍心有余悸。
船体颠簸晃动得剧烈,船员已不能平稳行走,休息时不得不把自己绑在床上,以免被甩下来;值班驾驶员和操舵水手,则把自己绑在椅子上。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几十秒一个小涌浪、五六分钟一个大涌浪,将船员们折磨得精疲力竭。为了确保航行安全,朱军农不得不下令滞航。
这样的磨难持续了两天,船上所有人都饱尝“魔鬼”的暴戾,在每个人都感觉脱了一层皮之后,船终于穿越德雷克海峡,又经过一天航行,才抵达作业工区——别林斯高晋海。
以上只是“发现号”无数传奇经历中的一幕,紧急修理被鲨鱼咬断的电缆;解冻被极寒海水冻住的设备;拖带几千米的水下设备穿梭在渔船之间……每一段经历都惊心动魄,每一个航次都刻骨铭心。但无论怎样的风暴,都不能阻挡“发现号”前进……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海豚相伴前行——
由于物探船震源能量较大,有可能伤害到海洋里的大型哺乳动物,为了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每条物探船都配备有观察员。他们全程监控,一旦发现有大型哺乳动物,立刻叫停,观察员波兰大姐阿格涅兹卡就是其中的一员。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阿格涅兹卡,现在满能量了,我们马上准备作业。”操作员段世培对她说。
 “情况不妙,发现哺乳动物,赶紧停止作业,快下线!”波兰大姐急切地喊道。
“好的,马上停止!”段世培高声应道。
在国际海域作业成本非常高,虽然每一次叫停代价都很大,但保护蓝色海洋、奉献绿色能源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
“看,是海豚,还是海豚群!”
穿越“海上坟场”,奋战南北两极,它当得起“第一”!
几分钟后,“发现号”船舷两侧就聚集了数百条海豚随船前行,汽笛声、海浪声与海豚的鸣叫声共同演绎了一段人与自然的和谐乐章。
除了海豚,他们还会看到鲸鱼、海龟和各种深海鱼类。为了保护海洋生物,“发现号”以最高标准执行国际安全环保公约,仅船舶垃圾,就要进行包括食品废弃物、货物残余物、操作废弃物等在内的11种分类。
在安全环保检验中,“发现号”多次以零缺陷的成绩通过FSC(船旗国)和PSC(港口国)检查,留下了一段“为美好生活加油”的绿色航迹。
如今,这位驰骋海洋40年,立下赫赫战功的“老兵”已正式退役。作为海洋石油勘探的精神象征,它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海洋物探员工。
TAG: 油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