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2019,气荒再见,再也不见!

  • 2019-11-01
  • 来源: 天然气行业观察
在2004年西气东输一线工程投入运营后,中国进入了大规模使用天然气的时代,随着天然气需求的不断告诉增长,这些年气荒的故事一直时有发生,只是在2017年因煤改气导致供需严重失衡而到达顶峰。登高远眺,2019年的冬天气荒难现。

2018-2019年这个冬天,除了上游不断漫天涨价外,气荒这个刺痛全国人民神经的词汇似乎就此退出了热搜榜。

气荒,就是指在一些地区发生因天然气供应短缺,造成部分天然气用户断供停气的现象。

其实,在2004年西气东输一线工程投入运营后,中国进入了大规模使用天然气的时代,随着天然气需求的不断告诉增长,这些年气荒的故事一直时有发生,只是在2017年因煤改气导致供需严重失衡而到达顶峰。

登高远眺,2019年的冬天气荒难现。

2019年“气荒”难见

2019年国内天然气供需预测数据就不折腾了,直接借用光大证券最近的行研报告,遥谢。

1、结论:供需高增长,整体紧平衡,“气荒”难现

2019年,预计需求方面:我国城镇燃气和天然气发电燃气的需求仍将维持高速增长总体消费量+10.9%至3142亿立方米。

2019年,预计供给方面:国内产量稳定增长+10%至1763亿立方米,进口力度进一步加大+14%至1414亿立方米,整体供给的增速有所放缓+12.1%至3177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将进一步提升至44.5%,整体供需仍将维持紧平衡,“气荒”难现。

2、供给:增速放缓,对外依存度进一步扩大

1)国产气

预计2018-2020年常规天然气产量年均复合增速5.68%,我们测算2018、2019年常规天然气产量分别为1406、1486亿立方米。

预计2018年煤层气和页岩气的产量分别为72.6和124亿立方米,2019年可进一步增长至85和193亿立方米。

综上,在2018年产量1602亿立方米的基础上,预计2019年我国天然气产量将达1763亿立方米,同比增速有望突破10%。

2)进口管道气

预计中俄东线有望于2019年底投运,中亚D线有望在2020年投运。

2019年哈萨克斯坦对我国出口PNG量有望进一步增长至100亿立方米。乌兹别克斯坦和缅甸作为我国进口PNG的重要贸易伙伴,我们预计2019年两国对我国的出口仍将稳定在2018年的水平,分别为60和30亿立方米。

俄罗斯东线即将于2019年底通气,未来将成为我国新的PNG进口重要增量,但2019和2020年仍处于管道负荷率的爬坡期,保守估计,2019和2020年分别为5和50亿立方米。

综上,预计我国2019年的PNG进口仍将持续增长,同比增长11.8%达556.70亿立方米。

3)进口LNG

综合来看,预计我国2019年的LNG进口增速将维持回落态势,总进口量达85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6.7%。

综上,从我国整体天然气供给角度来看,2019/20年我国天然气整体供给有望达到3177和3601亿立方米(同比增速分别为12.1%和13.3%),而对外依存度仍将进一步增加,2020年有望突破45%。

3、需求:城燃&发电用气需求维持高增长

天然气的应用领域主要包括城镇燃气、天然气发电、工业燃料、化工用气,其中城镇燃气和工业燃料对天然气消费的贡献较大。

1)城镇燃气

预计19-20年我国城镇燃气消费量将保持与2018年相同的增量。

2)天然气发电

2019-2020年随着天然气发电装机的稳步增长,消费量增速回落至15%/10%。

2)工业燃料&化工用气

工业燃料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工业企业将天然气作为燃料使用气量,二是城市中锅炉、窑炉的使用气量。

工业燃料用气量相对平稳,主要的增量来自于燃煤锅炉替代。

预计工业燃料在18-20年的增量分别为91/84/84亿立方米。

综上,2019-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仍将持续增长,但是增速较2018年相比将会放缓。我们预计2019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将达3142亿立方米,同比增速为10.9%,同比有所放缓。

来自发改委公布的数据,2019年1-4月份,天然气产量582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5%;天然气进口量43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3.8%;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009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1.4%,而2018年同期同比增长17.7%。天然气消费增速已出现大幅下滑。

未来可能再也不见

多种因素促成可能多年后我们很难再见到席卷全国的气荒,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往后可能很难见到如17年华北煤改气一般一刀切不通盘考虑的直接拉动天然气消费暴涨的政策了。

1、国内天然气消费增速放缓不可逆转

中国天然气消费在17、18两年保持了高速增长,到19年出现回落,上半年天然气消费同比增长10.8%,勉强能够保住两位数的增长,到2020年能否保住两位数的增长还未可知。

一方面,17年轰轰烈烈的北方农村煤改气已近尾声,剩下的不少已经由煤改电,而且不少已经完成煤改气的用户由于承担不起高昂的采暖费用而偷偷的改回烧煤,对于气荒而言最要命的便是每年冬季的居民采暖,一下将峰谷差拉到极限,调峰压力太大,北方居民煤改气的减少有利于控制采暖季的峰谷差。

2019年7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征求《关于解决“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推进过程中有关问题的通知》意见的函。

该函件主要是针对“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推进过程中出现的典型共性问题提出解决应对办法。

不同于以往在一刀切煤改气之后提出的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原则,此次发改委意见突然政策来了个180度大调整,开始提出重点发展清洁煤供暖和生物质能供暖,这一政策的重大转变一方面应该是迫于目前在煤改气煤改电过程中引发的气荒、安全事故、补贴难到位、居民用不起等各种问题压力,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迫于煤改气后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急剧上升引起的能源安全顾虑,当然最重要也是从民众实际采暖需求出发,体现以民生为重的政策出发点。

另一方面,工商业煤改气进入深水攻坚区,最早改的一批均为10吨以下小型工厂,而如今动辄20吨、30吨甚至更大吨位的企业往往都是当地有实力的纳税大户,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煤改气可能涉及企业生死,当然最重要也涉及地方政府的税收,难度可想而知。

而在天然气发电方面,由于发电成本居高不下,目前燃气电厂均靠着政府补贴度日,这种环境下很难有大发展

唯一增量要看广东和江苏这种地方财政实力雄厚的省份了。

城市燃气方面,随着城镇化的不断推进,城燃的增长还是具备一定潜力,但增长也有限。

根据BP预计,到204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6410亿方,相比17年2400亿, 2017-2040年间,天然气消费年均增速4.4%,相对而言领先与传统能源石油、煤电、水电增速,但增幅不会一直保持高位。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不强推北方煤改气了,预计今年开始将有很大部分的取暖燃煤复燃,原本因冬季采暖出现的巨大峰谷差将会得到缓解,冬季保供压力大大降低。

根据生态环保部的某个统计数据,其实在18-19年冬天北方已经有不少地方因用不起天然气,导致30%以上的用户散煤复燃。

2、国内天然气供应日趋自信完善

除平稳生产的常规气外,页岩气、煤层气等常规气还是存在突破的空间和可能。

从进口方面来看,中俄东线、中亚D线陆续投产无疑为管道气进口添了一把火,而这两年热钱不断涌入的沿海接收站方面更是热火朝天,不说目前这25座待建的接收站全部建成(不止25座,还有不少遗漏),分年逐步建设投产完全能够跟上国内天然气需求的增长。从国际LNG资源量来看,在相当时间内,国际资源还是处于宽松状态的。

3、国家管网公司落地,储气调峰能力提升

不出意外,今年国家管网公司肯定就要成立,随着近期发改委发布油气管网公平开放管理办法,未来管网设施的互联互通应该能够再上一个台阶,而同时,地下储气库、LNG储气库也在不断增多,储气调峰能力将会得到有效保障。

4、未理顺的气价体系、继续涨价将限制消费

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中,并不是生产多少就能消费多少,还得看用户需求以及用户承受能力。

而中国一直未理顺的气价体系实质对天然气的消费利用造成很大的阻碍,从18年开始,已经看到各地政府在上下游联动、居民气价并轨方面做出了努力,气价理顺相信未来可以看到。

但伴随着国家管网落地,还有一个因素会限制消费,那便是上游及中游涨价,如今年中石油中石化的淡季涨价做法一致,在天然气行业改革背景下,上游气价不仅得不到下降反而会继续上涨,而被剥离的中游呢,由于如今使独立核算考核,相较于原先气源管输一体化,很有可能价格会进一步上升。气价不断上涨,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终端的消费,不算是城燃、工业还是发电,不断涨价,就很难有新的消费增量出现反而可能萎缩。

意外假设

当然,鲁迅也曾说过:万事万物没有绝对。

前面所言均是在一切正常的假设上,在这其中还存在一些出现气荒的可能:

1、人为制造气荒。这个不多说,即是万象太平的情况下,也保不住某些单位某些人出于某些目的认为制造恐慌,你懂得。

2、国内长输管线或设备出现重特大事故,就像2016年7月20日,受暴雨引发山体滑坡影响,中国石化川气东送管道恩施段发生事故,导致主干管道供气中断。

3、中亚等管道气进口国出幺蛾子,比如说2017年冬季土库曼斯坦以设备检修为由限气。

4、贸易战等因素导致国际LNG进口不稳定。

5、中国出台政策大规模上马天然气发电。(这条几率几乎为0)

鲁迅曾说:气荒不要怕,一荒缓三年。

TAG: 天然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