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谢长军:推动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大比例发展,为实现“3060 "目标愿景提供保障

  • 2021-02-05
  • 来源:能源杂志
本文为谢长军2021年2月3日在“中国新能源电力圆桌”年终总结会的发言

谢长军:推动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大比例发展,为实现“3060 "目标愿景提供保障

谢长军 中国新能源电力圆桌召集人、原国电集团副总经理

2020年在政府管理部门的支持和能源行业的努力下,新能源行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无论是新能源装机并网,还是产业链技术进步、成本下降均有新突破。在国家能源安全新战略和“3060”碳目标下,我国将加速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和能源结构调整,国内新能源行业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

下面,我就推动新能源行业持续健康发展谈几点看法和建议。

一、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巴黎协议》的落地和实施,倡导全球交流与合作。

中国已为达成《巴黎协议》做出重要贡献,也是落实《巴黎协议》的积极践行国。习近平主席近半年时间七次在重大国际场合提到“碳达峰目标和碳中和愿景”,并两次做出庄严承诺。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主席在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讲话指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2020年12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气候雄心峰会上宣布到203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将达到25%左右,森林蓄积量将比2005年增加60亿立方米,风电、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

习近平主席在不同国际重大场合,分别指出,“中国为此制订实施规划”,“我们将说到做到”,“中国言出必行,将坚定不移加以落实”,“中国历来重信守诺,将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脚踏实地落实上述目标,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作出更大贡献”,“中国正在制定行动方案并已开始采取具体措施,确保实现既定目标”,“我们认为,只要是对人类有益的事情,中国就应该义不容辞地做,并且做好”。

作为负责任的大国,“碳达峰和碳中和”将成为国家一以贯之的奋斗目标,也将深刻影响国内经济社会发展,影响新能源行业的发展。

二、“碳达峰、碳中和”愿景确定,国内各行各业积极响应。

一些能源发电集团已率先表态,力争在2023年或2025年提前实现碳达峰。看似乐观,但道路并不平坦,在大踏步前行中,还会遇到许多困难和挑战。

首先,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开发与现有土地使用和生态环境保护政策存在矛盾。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从国家现有条件状况来看,需要减少化石能源使用总量,增加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特别是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的大比例发展,都将给土地使用和生态环境保护带来压力。平衡这一压力需要政府编制切实可行的规划和有力措施来化解。

第二,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仍然是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主要路径。在关键时刻会演变成主要角色,逐步替代化石能源的角色,一定会浓妆登场。

当前,大中型水电受大保护、库区移民和生态红线等诸多限制,开发进展缓慢,甚至有些流域已停滞不前,这种现状已严重影响水电的合理开发利用。只有国家高层通过调研、论证制定出适宜水电开发、流域保护和库区移民等政策,才能推进水电站的开发建设。据文献数据,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巴西等国水电优先开发的目标已经实现,而我国水电开发利用率还不足规划开发的60%。

除海上风电外,风电、太阳能发电随着建设成本的下降和机组性能的大幅度提升,已可以实现平价上网。但两种电源的波动性、间隙性、不灵活性还需要电网通过灵活性火电、抽水蓄能电站和少量储能装置进行调峰解决。可以说,现在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还是需要依赖电网和火电“大哥哥”的支持。

显然,大规模开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离不开电网和火电的支撑。虽然具有调节功能的水电站可以起到调峰作用,但"龙头水库"一般只能解决本流域的调峰,以减少弃水损失,水电在全电网调峰的贡献还是有限的。

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仍会占用“许多”土地资源,特别是集中式太阳能发电占地面积比较大。中国是缺乏有效土地的国家,除戈壁、沙漠等不可利用土地以外,占用大量有效土地大规模开发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还需要慎重考虑,特别是人口密度大、区域面积有限的中、东部省(区)。

第三,生物质发电,特别是农村农业有机废弃物的综合开发利用是未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潜在力量。农村农业有机生物质和废弃物量大面广,通过制造沼气,提纯后用于燃气发电和有机天然气利用,用沼气余料生产有机肥料,可以改善土壤条件。这种模式可在农村地区(或城乡结合部)大范围推广使用,以实现“负排放”,为节能减排、农村环境保护做出贡献。

第四,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发展的主要困难是电网消纳和送出。我国能源资源与需求逆向分布,水、风、光资源丰富地区大多数经济欠发达,当地电力消纳有限,长距离输送又增加了电力成本。改变我国“三北地区"的经济结构,把耗电大户和重要工业向"三北地区"转移,是解决我国能源结构矛盾的必由之路。现阶段(至2030年前)应该以大基地外送和本地消纳相结合,2030年以后应该以本地消纳为主,过份强调大基地特高压外送是不科学的。

第五,储能是未来解决风电、太阳能发电消纳的一个重要手段,但目前还存在经济性和规模上的障碍。当前,还是要加快开发抽水蓄能电站,特别是"三北地区"的项目建设。要研究落实抽水蓄能电站电价政策,放开投资主体,解决电网调峰与可再生能源发电之间的矛盾,最大限度减少弃水、弃风、弃光损失。

第六,中国海上风电虽然经过十几年发展,目前还不具备平价上网的条件。我国幅员辽阔,海岸线长,海上风电资源十分丰富。如果中央和涉海省(市、区)级政府不能制定出台合理的海上风电电价政策,我国海上风电必将进入低潮。此前,我在许多场合提出海上风电平价“三步走"的政策建议,希望能得到政府决策层的重视。

三、“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和行动方案,需要全国各行各业和每位公民共同参与和努力实践。

这是一项伟大的历史工程,前途光明,道路曲折,只有克服困难,才能实现既定目标。在此,我提出以下三条建议,供有关部门参考。

第一,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需要全社会总动员。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不仅仅是能源供应企业的责任,需要全社会从消费端转型做起。2050年左右我国能源系统的二氧化碳要基本实现零排放,最核心的是要构建以清洁电力为中心的能源体系,2045年左右电力系统应努力实现“碳中和”。国内未来能源消费仍有一定的增长幅度,但随着高能耗产业产量达到峰值和进入下降期,能源弹性系数应该保持在较低水平,但电力弹性系统会有较大的增长。

"十四五"传统化石能源开发力度必须从紧,避免出现技术投资的方向性风险。部分地区电网支撑高效低排放火电厂建设,但必须配合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开发,增大火电调峰的灵活性。通过全行业不懈努力,推动国内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新型能源体系建设。

可再生能源具有波动性、间隙性。要重视储能,推动电网系统改造,提高电网与可再生能源的相互适应能力。最近国家电网公司董事长辛保安表示,"十四五"期间国家电网公司将年均投入超过700亿美元(总额约合2.26万亿人民币),推动电网向能源清洁低碳转型,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这是一个特别利好的消息,相信不久将来,国家电网公司将成为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领头央企。

第二,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需要制定切实可行的发展规划和具体实施策略。

世界已经进入全球气候变化时代,成为人类发展面临的极大非传统安全挑战。我国是世界上人口大国,也是碳排放最多国家。落实《巴黎协议》,我国已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同时也承诺制定行动规划和路线图,实现这一宏伟目标,需要我们当下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根据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速度和状况,将鼓励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控制化石能源发电作为一项基本能源战略;二是加大电网改造力度,以落足大规模大比例可再生能源的上网需求,提升有效送出和就地消纳能力;三是滚动制定国家和各省(市、区)"十四五"、"十五五"水电、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专项发展规划,这个规划要与电网规划和当地经济发展规划相衔接,规划要强调可预见性、准确性,避免出现过大偏差,以实现发展的连续性;四是在消费端制定合理的节能措施和减排行动计划,以动员全社会积极开发使用非化石能源,达到减排目标;五是需要国家继续出台鼓励开发、消纳和使用可再生能源的政策,保持政策具有前瞻性、科学性和可持续性。

第三,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需要可再生能源全产业链解放思想,积极创新。以较快的速度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大幅度低于火电成本,让可再生能源发电成为电网最便宜的电源。

这一目标愿景的确定,也为我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商、制造商、部件商、施工配套商等带来无限商机,给地方政府和电网企业带来巨大的挑战和压力。各方需要在机遇中看到挑战,将压力变成动力,开拓创新,为实现目标愿景做出努力。

一是制造企业要努力降低主设备和配套设备制造成本,在较短的时间里为平价上网项目提供高性价比的风机、光伏组件等;二是配套企业要有长远发展观念,坚持以合理价格提供高质量产品和服务;三是施工企业要培养核心竞争力,有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努力降低施工成本,提高工期水平和工程质量,提高生态环境保护意识,提高生态植被恢复水平;四是地方政府在资源分配上要以生态环境保护、发电性能和造价水平作为衡量标准,不能以"资源换产业"作为唯一标准,要防止风机和光伏制造业产能过剩风险;五是可再生能源开发商,特别是中央能源电力企业,要具有大战略眼光,制定本企业符合实际的发展规划。提倡注重项目生态环境保护,不能形成二次污染;提倡注重项目发电量的提升和送出消纳,不能仅以装机规模为单一目标;提倡注重降低建设成本和上网电价,不能以牺牲项目建设质量和可持续发展为代价。

“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是行业发展的号角。可再生能源发电行业是实现这一宏伟目标愿景的主力军,特别是中央骨干企业任务光荣而艰巨,完成使命、在前进的道路上会有许多困难,相信所有同仁都会迎风而上,迎着朝阳前行,前方风光无限!

TAG: 无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