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快讯网站首页快讯

盘点2019 | 管网大动作背后的大势

  • 2020-01-20
  • 来源:能源杂志
长期以来,我国油气行业存在诸多棘手的矛盾与问题,在全产业链上均有体现,而油气体制的改革则是解决矛盾的核心举措。

对于油气行业而言,2019年着实是不平静的一年。在10年代的终点,诸多变革都在呼应着时代的大势,全产业链都在经历着新的阵痛、重塑与磨合。

2019年是中国油气行业“七年行动计划”的开局之年,上游加大探勘开发力度,硕果频出;炼化环节竞争日趋白热化,国际石油公司及民营力量的加磅,重塑着中国的化工行业市场,进而通过价格战将战火蔓延至成品油零售市场。

管网公司——油气体制改革落地

长期以来,我国油气行业存在诸多棘手的矛盾与问题,在全产业链上均有体现,而油气体制的改革则是解决矛盾的核心举措。

关于油气体制的改革早有酝酿。早在2014年《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试行)》、《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管理办法》的出台便在某种程度上昭示着天然气管网走向公平、开放运营体系的趋势。

2017年5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明确要求“完善油气管网公平接入机制,油气干线管道、省内和省际管网均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成立国家管网公司的方向得到明确。

自2019年年初,国家层面相继出台关于深化油气领域改革的文件。《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化电力、油气、铁路等领域改革,将竞争性业务全面推向市场。并指出,2019年主要任务包括“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组建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公司,实现管输和销售分开”。

2019年5月24日,四部门联合印发了《油气管网设施公平开放监管办法》(发改能源规〔2019〕916号)。《办法》指出:油气管网设施运营企业不得阻碍符合规划的其他管网设施接入,并应当为接入提供相关便利。

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国家管网公司)顺势而生,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全国油气干线管道、部分储气调峰设施的投资建设,负责干线管道互联互通及与社会管道联通,形成“全国一张网”,负责原油、成品油、天然气的管道输送,并统一负责全国油气干线管网运行调度,定期向社会公开剩余管输和储存能力,实现基础设施向所有符合条件的用户公平开放。

此外,国家管网公司还将推动形成上游油气资源多主体多渠道供应、中间统一管网高效集输、下游销售市场充分竞争的“X+1+X”油气市场体系。

工商信息显示,目前国家管网公司由国务院认缴200亿人民币全资控股。12月23、24日,中石油、中海油分别在集团内部召开“管道资产审计评估工作启动会”。据悉,资产审计评估的完成时间为2020年2月底。然而考虑到“三桶油”资产评估及股权划分的难度,这一时间轴或许将向后推移。

国家管网公司挂牌以来,领导班子陆续开展了企业及政府间的交流走访,脱胎于“三桶油”的国家管网公司本身乃至上下员工,以新的形象同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位老东家面对面交流,感慨之余,不禁对新公司的前景满怀憧憬。

目前,我国约有21个省份组建了30多家省级天然气管网公司,国家管网正式运营后如何处理与区域管网的关系,如何协调国家管网公司同地方管网的纠葛与利益,同样吸引着业界的目光,将成为接下来管网公司的重点工作内容之一。

中俄东线投产——能源安全大势

能源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能源安全直接关系到经济持续发展、国家长治久安及社会稳定。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指出,中国能源安全问题的实质是能源储备和供应结构与能源消费结构不完全匹配,并且矛盾仍在不断加深。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也正发生变化,部分国家民粹主义兴起、贸易紧张和贸易壁垒加剧、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收缩,从多方面对现有的能源供应格局产生影响,也给中国能源安全带来了新的挑战。”

2019年12月2日,中俄东线(北段)正式投产通气,中俄元首通过视频连线共同见证投产通气仪式。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起自俄罗斯东西伯利亚,由布拉戈维申斯克进入我国黑龙江省黑河。俄罗斯境内管道全长约3000公里,我国境内段新建管道3371公里,利用已建管道1740公里。

中俄东线北段北起黑龙江黑河,南至吉林长岭,北段工程包括一干三支,线路全长1067公里。管径1422毫米,设计压力12兆帕,设计年输气量380亿立方米。在我国境内,管道途经黑龙江、吉林、内蒙古、辽宁、河北、天津、山东、江苏、上海9个省区市。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将与我国现有区域输气管网互联互通,向沿线地区稳定供应天然气资源。

中俄东线管道概念始于2004年,从2014年签署协议到2015年管道开工,到2019年终于落地投产,中间历时长达16年。中俄东线是我国管径最大、设计压力最高、单一管道年输气量最多的能源大动脉,代表了中国具有建设世界级水平管道建设能力。

中俄东线的投产,标志着我国西北、西南、东北、海上四大天然气进口通道形成。在我国天然气整体流向“自西向东”的基础上,纵向增加了“北气南下”的干道,如棋盘一般完善了我国东部地区的天然气管网布局,与东北管网系统、陕京系统、西气东输系统互联互通,共同组成总管南北、横跨东西、连接海外的天然气管网格局。

数据或许更能反映出这条管道的价值。2019年中国天然气消费总量约为3025亿立方米,中俄东线年输气量380亿立方米,占2019消费总量约12.5%,对缓解我国天然气供需形势意义重大。

“富煤、缺油、少气”是中国的资源禀赋,从当下的能源消费格局来看,能源成为我国的战略短板之一,面临着较大的安全保障风险。北京大学教授殷雄指出,能源资源特别是油气资源是战略资源、经济资源,也是外交资源、军事资源。确保中国油气资源供应安全是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重大课题。

2020年伊始,美伊局势骤然升级。中东的风云已然被搅动,牵一发而动全身,美国的谋划远不止此,中东油气来源的安全不稳定因素愈发活跃。

油气体制改革是时代大势,油气来源格局多元化同样至关重要。2019年动作频频,七十年大国风雨的背后,是新时代舞台大幕的拉开,主角不仅是企业,更是国家。

TAG: 电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