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原创网站首页原创

谈及世界能源展望,我们用情景想说什么

通过设计不同的情景对边界和假设进行充分考虑,试图从不确定中寻找确定,为应对未来变革提供思考和建议。

世界能源展望,是国际组织、政府部门、能源企业、研究学者普遍关注的热点议题,事关全球治理变革、国家能源安全和企业经营决策。每年末,享有“能源展望黄金准则”美誉的国际能源署《World Energy Outlook》甫一发布,便会引发广泛报道和众多解读。事实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机构也开展了世界能源展望研究工作,并发布了一系列成果报告。面对纷纭众说,我们应当如何把握和判断世界能源发展的未来趋势?

本文中,笔者聚焦国际主流能源展望,试图解析不同机构开展能源展望的立意起点,深入至展望情景层面并对其进行聚类划分,探索提出阅研世界能源展望的思路方法。

谁在做&为何做

在国际上,持续开展世界能源展望相关研究并产生较大影响的主要有国际组织、政府机构、能源巨头等三类。其中,国际组织的代表有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世界能源理事会(World Energy Council);政府机构的代表有美国能源信息署(U.S.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TheInstitute of Energy Economics,Japan);能源巨头的代表有英国B P 公司、美孚石油(ExxonMobil)、壳牌石油(Shell)、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等。

同时,国际上开展世界能源展望的还有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俄罗斯社会科学院(PAH)、挪威船级社(DNV GL)、西班牙石油公司(CEPSA)、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麦肯锡、IHS Markit、EnerData等,其中某些机构只是间断性开展;国内开展世界能源展望的主要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国网能源研究院等;受研究时间及精力所限,此处未能详尽罗列简介。

各机构开展世界能源展望的出发点不尽相同。对国际组织而言,世界能源展望研究可为组织成员提供有借鉴价值的政策建议,是发挥组织价值、实现目标宗旨的重要途径,是全球能源治理、国际能源合作的对话平台;对政府机构而言,世界能源展望研究更多以保障本国能源供给安全、促进自身能源产业发展为出发点,探索在全球变革背景下本国能源发展的最佳现实路径;对能源巨头而言,世界能源展望研究多是企业战略决策的依据和参考,助力企业在全球能源转型浪潮中立于不败之地,谋求稳定而持续的效益增长。

展望?还是预测?

在世界能源展望的相关报道中,“预计”、“将”、“达到”、“超过”等字眼频繁出现,似乎这些判断已经板上钉钉、必然发生。事实上,当前主流的世界能源展望多以情景展望为主,面向未来20~30年,均是在假设情景下的趋势研判,而非事关准确性的未来预测。

为何选择情景展望?世界能源展望为全球能源治理、国家能源安全、企业战略决策等服务,受到政治、军事、资源、技术等复杂因素的综合影响,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20世纪70年代为世界能源展望的兴起阶段,当时多采用预测思路,但偏差往往较大,且无法体现不确定性。经过不断摸索创新,世界能源展望逐步统一到以情景展望为主,通过设计不同的情景对边界和假设进行充分考虑,试图从不确定中寻找确定,为应对未来变革提供思考和建议。

为何跨越20~30年?首先,能源相关基础设施的生命周期较长,20~30年的时间跨度符合设备更新、技术创新的频率,也符合能源转型、社会变革的速度。其次,以今日之思考展望明日之变革,20~30年跨度的发展趋势相对清晰,世界能源展望在20~30年的时间尺度上面临着较大的确定性。

准确率是否重要?若回头对比,世界能源展望的相关数值展望经常与实际情况有较大偏差,那开展长期展望有无必要呢?

在能源研究中,时间尺度通常分为近期、中期、远期,其中月度、年度尺度上的是短期预测,准确性比较重要;5年左右尺度上的是中期外推,要兼顾准确性与趋势性;10年以上尺度上的是长期展望,关键是要趋势正确。世界能源展望重在趋势研判,数值的准确率不必过于在意;正是当前趋势研判指引下的实践与行动,才成就了未来20~30年的世界能源发展图景。

表1梳理汇总了截至2018年底国际主流世界能源展望报告的情景名称与简要描述。总体上,多数世界能源展望报告均设置了多个展望情景,展望时间多在2040、2050年,情景设置的主要考虑因素包括气候变化、能源政策、技术进步、空气污染、政府引导、市场竞争、国际合作等。

世界能源展望如何分类?

阅研世界能源展望,一种常见的做法是对其进行分类,主要依据能源转型的快慢分为保守派、温和派、激进派三类,评判的对象通常是机构本身,而非展望报告或展望情景。事实上,同一机构会根据不同的假设和目标设置多个展望情景,保守还是激进更多取决于情景设计的边界条件;毋庸置疑机构本身的立场和宗旨能够施加一定影响,但不能忽视情景展望的出发点。

对世界能源展望的不同情景进行分类,是一种更为合理的方法。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延续发展”情景,通俗地讲就是“延续当前,我们走向何方”,主要是延续经济社会发展、能源政策取向、技术进步创新的趋势,描绘世界能源发展的未来图景;第二类是“变革转向”情景,通俗地讲就是“采取行动,我们转向何处”,主要是通过变革行动推动能源转型,研判世界能源发展的未来图景;第三类是“目标倒逼”情景,通俗地讲就是“目标导向,我们如何实现”,主要是以应对气候变化、防治环境污染、实现能源普及等为目标,探索倒逼机制下世界能源转型发展的可行路径。

基于上述方法划分世界能源展望情景,“延续发展”情景有IEA的当前政策情景、WEC 的硬摇滚情景、EIA的参考情景、IEEJ的参考情景、BP的渐进转型情景、美孚石油的参考情景、Equinor的竞争情景,总体上以参考情景为主,能源转型的步伐相对较慢,正因如此,个别机构才被认为有些“保守”;“变革转向”情景有IEA的新政策情景、WEC的现代爵士乐情景、IEEJ的先进技术情景、Shell的高山/海洋情景、Equinor的改革情景;“目标倒逼”情景有IEA的可持续发展情景、IRENA的66%的概率小于2℃情景(即2050能源转型路线图)、WEC的未完成的交响乐情景、Shell的天空情景、Equinor的更新情景,这些倒逼情景下能源转型的步伐通常较快,正因如此,个别机构才被认为较为“激进”。

如何阅研世界能源展望?

在情景之下,世界能源展望通常在分品种、分部门、分地区三个维度上描述未来能源供需发展图景,近年来普遍关注了能源相关碳排放,有的还涵盖能源技术、能源效率和能源投资。

阅研世界能源展望,主要思路是“兼听则明、抓大放小、厚积薄发”。总体上,世界能源展望研究已经具有了相对固定的套路和范式,但各机构的立场不同、情景设置差别较大,“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只有通过广泛阅读和对比研究才能准确把握和判断世界能源发展的未来趋势。

此外,世界能源展望中的大趋势才是研究成果的精华,各机构普遍认可的发展方向通常会成为未来的现实;而具体的数值事实上关系不大,不宜困于比较数值高低不能自拔。还有,世界能源发展受众多因素的复杂影响,主流机构普遍采用了科学严谨的模型来刻画能源系统演化机理,所谓“大道至简、衍化至繁”,能源展望绝不是“拍脑袋”的产物,必须根植于深厚的积累和扎实的研究。

对研究者来说,阅研世界能源展望,最终还是要做好中国自己的世界能源展望,为转型变革背景下的中国能源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谋求全球能源治理的影响力,谋求国家能源安全的保障力,谋求企业基业长青的生命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