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原创网站首页原创

张博庭: 煤电不退出 水电发展困境无解

  • 张博庭
  • 2018-12-31
  • 3376 次阅读
  • 来源:原创
今后若干年我国水电发展的最大优势,在于能源革命、电力转型和实现我国的减排承诺。因为,今后十年是我国能源革命的关键时期。

目前看来,实现我国2020年的减排目标问题已经不大,但如要实现我国对国际社会的2030年非化石能源比重达到20%,以及在2030年以前碳排放达到峰值的承诺,水电的发展速度还是至关重要的。


至于更长时期,更加重要的是“要在本世纪下半叶,就实现净零排放”的巴黎协定,我国水电的发展和所能发挥的作用,更将是决定性的。


“水电资源已快开发迨尽”是误导


由于有号称世界第三极的青藏高原存在,我国的地形坡降陡,河流落差普遍很大。这就使得相同流量的河流,在我国往往比其它国家能获得更多的水能资源。


新中国成立之后,国家曾组织过数次水能资源普查。最近,我国十三五水电发展规划披露,目前,我国可开发的水能资源量已达到3万亿kWh/年。十三五规划中还特别强调,这还仅仅是截止到目前勘测到的数据,今后随着对江河资源普查的继续深入,我国可开发的水能资源潜力还将会有进一步的提高。


然而,目前有不少社会舆论认为我国的水能资源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甚至一些水电业内人士,也有这种看法。但如果按照国际社会水电开发程度的平均水平估算,我国的水能开发至少还有一半以上的上升空间。

张博庭: 煤电不退出 水电发展困境无解

社会各界之所以会有我国水电资源已快开发迨尽的看法,笔者认为很可能是“可装机容量”的概念所带来的误导。国际社会在表示水能资源潜力的时候,很少采用可装机容量这个指标,一般只用“年发电量”来表述。因为,可装机容量通常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它是以年发电量为基础,考虑了一定的运行小时数之后折算出来的。


由于大型水电站往往有很好的可调节性,为了让它在电网中发挥更好的调峰作用,我们常常都会尽可能的增大装机,以便在电网负荷尖锋出现的时候增加出力,在电网低谷的时候,它可以部分或者完全关闭,来配合电网满足电力负荷变动的需求。


例如,我国三峡水电站的设计年发电能力是847亿度,最早规划的可装机容量是1600万千瓦,这也是以往历次水能资源普查所公布的数据。但为了有利于电网调峰和更有效的利用水资源,我国三峡水电站建成后的实际装机达到了2250万千瓦,比资源普查的数据高出了39%。


类似实际的装机要大于规划的情况,在我国大型水电得建设中非常普遍。这也许就是国外普遍都不喜欢以可装机容量标注水电资源的原因所在。


所以,要准确地理解我国的水电开发程度,我们要想办法习惯用年发电量来考虑问题。这样就不会产生“我们国家已没有什么水电资源可开发”的误判。按照年发电量计算,截止到2017年我国的水电开发程度仅为百分之三十九,显然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我国水能未来至少每年能提供2.7万亿度电


准确的评价水能资源的数量和作用非常重要。我们仅仅按照目前公布的3万亿的水能资源计算,根据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最终的水电开发可达到90%的程度,那么我国的水能,未来至少每年能提供2.7万亿千瓦时的电量。


假定,我国最高的用电峰值是14亿人口,人均用电达到9000度/年,那么我国的用电峰值大约为12.6万亿度。届时我国的水电仍应该能保证提供超过20%的电力(远超过目前的18%)。总之,我国的水电还有巨大的开发潜力和发展空间。


不仅如此,根据其它可再生能源资源的潜力估算,我国风能的最终所能提供的电量,至少应该等同于水电,而太阳能发电所能提供的电力,至少应该是水电、风电的3倍以上。所以,即使按照目前的可再生能源技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