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资讯 > 原创网站首页原创

特朗普遭弹劾,2020年油价影响几何?

  • 2019-12-25
  • 来源:能源杂志
2020年,依然要关注地缘政治上的不确定性。

2019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依次以230:197和229:198通过针对总统特朗普的“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调查”两项弹劾指控,特朗普成为历史上第三位正式遭众议院弹劾总统。

回顾2018年特朗普对油价的控盘影响,尽管特朗普遭最终弹劾可能性很小,从事件本身角度,笔者尝试分析特朗普弹劾事件对2020年原油市场有何影响。

主要有两个结论:其一,特朗普在中东政策上可能会有缓和;其二,对特朗普国内石化能源政策可能带来影响,不利于美国内页岩油产量对价格的弹性恢复。

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曾分析2020年油价上升逻辑:

  • 一是货币宽松条件下以中印为代表的需求复苏;

  • 二是以OPEC+(欧佩克和参与减产的非欧佩克国家)深化减产为代表的供给侧下行,包括美国页岩油及OPEC产量下行会最终导致库存下降;

  • 三是美国经济困境给美元指数带来的下行压力——美元资产收益回落资金向新兴市场回流,会打开以美元计价的原油价格上行空间;

  • 四是美联储等5家监管机构批准修改《多德-佛兰克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中的“沃尔克规则”,以放松对银行机构参与衍生品市场限制,金融因素对油价上行形成助推。

但是不同于原油跟铜等大宗商品,原油期货价格易受到地缘政治影响,例如2019年原油价格趋势向下的动能被“914”沙特遇袭扰动一样,2020年依然要关注地缘政治上的不确定性。

一是特朗普在对内遭弹劾对外缺资金压力下对伊朗施压心有余而力不足,可能导致伊朗原油供应反弹;二是沙特在沙特阿美上市后战略在于维持油价与政治稳定,可能并不希望油价上涨太高;三是美国页岩油开采面临边际效率下降成本抬升风险,成本收益平衡点抬升,这三点可能成为原油价格上行趋势的“小浪花”。

美国中东战略:控局中东力有不足,夺市场份额心有余力

特朗普遭弹劾,第一影响的就是其中东战略。

特朗普上台后,修复与以色列沙特联盟,退出奥巴马政府2015年签订的伊核协议,试图在不增加军事开支情况下挤压伊朗、俄罗斯对中东的渗透。

事实上,奥巴马政府推动的伊核协议并没有改变伊朗在中东势力扩张趋势,从叙利亚到卡特尔到也门,都能看到伊朗的影子。特朗普上台后几乎给了沙特和以色列一边倒的支持,2017年6月,沙特、阿联酋、埃及同卡塔尔断交,海合会分裂,时任国务卿蒂勒森曾建议特朗普对卡特尔保持中立,特朗普依然一边倒的支持沙特,认为卡塔尔应该被教训;2017年12月,特朗普公开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来阿拉伯世界反抗,加剧中东矛盾。

当然,特朗普的支持只是空头支票,因为美国财政赤字预算不能支持。2018年白宫预算管理局预算赤字0.78万亿美元,实际赤字超0.87万亿美元,2019年预算赤字1.09万亿美元,截至2019年11月份赤字已超1.0万亿美元。

在美联邦政策财政赤字攀升背景下,美国国债规模也一路上升,2018年已超22万亿美元,占GDP比重约110%,要控制国债规模,美国必须控制联邦预算赤字。

美国实际财政赤字与预算赤字

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快速上行

在特朗普2017年底推出的减税政策下,美国联邦财政收入2018年后开始持续下滑。2018年,美国联邦财政收入3.3万亿美元,同比下滑0.4%。

在财政收入下降背景下,要控制预算赤字及国债规模(当前美国国债规模22万亿美元,占GDP110%),美国联邦财政只能减少支出。2018年,美国联邦财政支出4.1万亿美元,其中国防支出0.6万亿美元,占比15%,法定计划支出(主要包括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医疗补助、收入保障、其他退休金和伤残和其他项目)2.8万亿美元,占比68%,利息净额支出0.3万亿美元,在2018年美联储加息及国债规模扩张基础上持续攀升。

特朗普上台后增加国防支出, 通过控制法定计划支出来控制预算赤字

特朗普开出空头支票的条件是要求沙特更加忠诚,以支持特朗普及美国的霸权地位。支持沙特背后,特朗普一方面想要限制伊朗乃至俄罗斯在中东势力,战略上重返中东;另一方面希望其宽松的化石能源政策能促进出口,弥补伊朗缺口。

在放宽页岩油开采政策促进经济发展背景下,特朗普对制裁伊朗同时,控制油价不超快上涨有很大信心,其信心主要来自挟控沙特增产,实际上其在制裁伊朗前就已跟沙特通话,要求其增产,这也是沙特对特朗普支持的回礼,而沙特将用增加的市场份额收入向美国购买更多军火。

2018年特朗普推文要求沙特增产降低油价

但是,面对什叶派势力崛起,沙特在对伊问题上捉襟见肘,显示美以沙联盟以及特朗普在中东战略上的败退。沙特问题在于其国内高层矛盾、军事力量不足以及产业结构不全,随着苏丹和阿联酋在也门撤军,沙特在也门战场也陷入僵局。

“9.14”沙特油田遭遇胡塞武装袭击以来,沙特已经很久没有发动对什叶派胡塞武装地面攻击,另外据沙特新闻通讯社12月7日报道,沙特外交大臣朱贝尔宣布,包括胡塞武装在内的也门人,都可以在也门未来发挥作用,预示沙特可能接受胡塞武装在也门合法地位。

另外,随着沙特阿美上市,沙特对外战略重点转向稳定原油市场供应与自身产业结构改革。沙特阿美的估值是沙特2030愿景的重要资金来源,对于估值来讲,最重要的稳定的市场环境以及原油供应与价格稳定,沙特宁愿让出一部分市场份额,也不愿因战争冲突而失去稳定供应能力。

从这方面来讲,沙特诉求不在于高油价,而在于稳定原油市场供应,在这一条件下,沙特愿意承接特朗普对油价诉求,但如果美国对中东局势失去控制,沙特很可能转向俄罗斯,以寻求在什叶派包围下自身在中东地位的庇护。

美国在中东逐渐力不从心,可能影响其对伊朗制裁的态度。美以沙联盟的失败,体现在美国在叙利亚军事基地被俄罗斯、土耳其全面包围,同时以色列遭伊朗导弹基地全面钳制,战术进攻叙利亚路线被封锁,以及沙特认怂,其在也门战争的介入、断交卡塔尔以及在叙利亚支持ISIS三方面都战略失败。

在这样背景下,美国被迫从叙利亚撤军,标识美国在中东影响力下降,伴随特朗普受到国内弹劾影响,美国政府对伊朗制裁可能发生变化,这是2020年一大变数。

美国能源政策:化石能源政策宽松,促进页岩油产量上行

在特朗普弹劾成功或其未获得连任情况下,影响原油市场的另一项变化是特朗普对内化石能源政策。由于特朗普上台后放松对化石能源行业法规约束,美国页岩油才得以快速发展,并实现70年来首次实现原油净出口。

特朗普上任后,颠覆逆转了奥巴马时期气候与环境友好型能源政策,持续放松不利于化石能源行业发展的环境约束,这些约束政策涉及空气污染与温室气体排放、油气勘探与开采、动植物及生态环境保护、水污染防治等领域。例如,2019年8月,特朗普提议废除奥巴马时期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甲烷排放限制。此外,特朗普无视页岩油水力压裂技术会导致水污染的科学结论,废除了相关防污染的监管规定,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延续了油气行业景气度。

此外,2017年4月,特朗普还签署了《美国优先海上能源战略》(American First Offshore Energy Strategy),这项命令推翻奥巴马政府颁布的大西洋、太平洋和北冰洋水域钻探禁令,以支持和扩大国内能源生产,包括弱化和废除奥巴马时期对海上钻井平台系列安全、环保要求,以推进近海油气勘探开发。

为促进化石能源发展,实现“能源独立”,特朗普政府还批准了一系列重大工程建设。特朗普上任后,迅速批准了奥巴马执政后期一度搁置的两大基础设施项目,即拱顶石原油管线第四期工程项目(Keystone XL Pipeline)和南达科他原油管线工程项目(Dakota Access Pipeline),目前后者已经完工,原油输送能力为57万桶/日,前者受到途经的内布拉斯加州、蒙大拿州等地环保团体的系列诉讼,依然在推进。

此外,随着仙人掌二期(Cactus II Pipeline)、中溪(Midstream Oil Pipeline)、灰橡(Gray Oak Pipeline)等石油管线项目已提前或即将投入运营,美国页岩油气主产区二叠纪盆地到墨西哥湾出口码头的油气输送能力瓶颈有望打破。

美国2019年新投产管道情况

在放宽化石能源政策同时,特朗普对可再生能源财政预算支出大幅削减。特朗普就任后,联邦预算中一再削减对风能、太阳能、电动汽车的补贴、资助,同时宣布退出奥巴马时期签署的《巴黎协定》,以支持化石能源发展。

在奉行“美国优先”的强势单边主义政策指导下,特朗普出于选举考虑不顾全球气候变化与美国责任,单从选票角度给予美国油气与煤炭行业大力支持,促进了美国以页岩油为代表的化石能源的发展。据EIA统计,2019年9月份美国原油产量超过1246万桶/日,同比增长8%,增速虽有回落,但产量创历史新高。

特朗普一反奥巴马时期环境友好型能源政策,强推化石能源的政策也受到不少权威人士诟病,典型就是前国务卿蒂勒森(前埃克森美孚CEO)。蒂勒森并不认同特朗普“能源独立”政策,其认为能源应建立在全球联动与合作基础上。由于意见不合,蒂勒森2018年3月被特朗普解职,但能够看到,如果特朗普遭弹劾,其关于化石能源激进政策可能受到影响。

同时,特朗普过度支持化石能源发展后期会遇到页岩油边际开采效率下降问题。页岩油气产量取决于天然储量、开采条件、环境制约、国际油气市场等多种因素。由于特朗普政策支持以及美国油气公司技术提高,扩大作业面,单井生产能力将推至极限,造成过度开采,目前部分产区已出现收益递减趋势。

有数据显示,2018年,全美油气行业新开发9975口油井,总投入700亿美元,其中540亿美元用于钻井,这部分资金中70%用于弥补产能衰退,仅30%用于新增产能。有研究指出,美国页岩油产量将于2030年达峰。

综合来讲,一旦特朗普弹劾成功或者其未某得连任,特朗普化石能源支持政策将面临不确定性风险,叠加页岩油开采的边际效率下降,页岩油开采成本收益平衡点将出现上升。

目前,具有竞争力的二叠纪盆地中,米德兰盆地和特拉华盆地出产页岩油的盈亏平衡点达48~49美元/桶,其他产区约为54美元/桶,如果WTI原油期货价格再不抬升,随着页岩油开采成本上升,美国页岩油产量会再持续下降,直到库存消耗到油价反弹,有足够的利润空间。

不管特朗普最终会不会被弹劾下台,美国目前国债规模(约22万亿美元,占GDP110%,其中外国投资者持有约20万亿美元)会限制政府财政国防支出,进而限制美国在中东布局。何况美国目前在中东布局逐渐被俄伊土中打破,叠加美国两党执政纠纷和国内经济问题,更多精力留在国内,对外化石能源政策面临宽松,对内化石能源政策可能收紧,系列变局将影响2020年全球原油市场波动。

TAG: 油气
Top